新紀元運動(三)

各種技術

(刊登於《校園》2003 / 9,10月號 

張逸萍

  

            引起意識變異的技術都可以很籠統的叫做冥想,印度教式的冥想有瑜伽,佛教的有觀想,西方的是催眠術,還有中國人的氣功,都是常見的例子﹕ 

 

瑜伽(Yoga) 

            瑜伽本是一個印度教的操作,目標是教人向內發展,和梵天(真我)合一。經過幾世紀以來的演變,瑜伽出現了一些不同的門派,例如健身瑜伽(Hatha Yoga)、蛇神瑜伽(Kundalini Yoga)、和密宗瑜伽(Tantra Yoga)等等。 

瑜伽八重訓練目標中最開始的訓練是一些修養功夫,其次是體位法(posture或作姿式),譬如栽蔥倒立,攤屍靜臥等;接著是呼吸法,目標是將吐氣和屏氣的時間盡量延長,當練習者全神凝注自己的呼吸,他便會暫時忽略其他感覺器官的感受,這就是冥想的第一步(思想控制)。跟著的第二步(凝神)是全神灌注於一件事物,譬如牆壁上的一點,或者一些單調的聲音(如背誦咒語),帶進第三步(融合),冥想者覺得自己和所凝注之物開始融合,於是達到最後一步(徹悟)的突破,進入一個全新的意識狀態,自我消失,與天地合一。 

根據提倡瑜伽的人士,瑜伽對身心都有好處,除了能使人獲得心靈平靜之外,也可以幫助身體健康,幾乎萬病皆可治愈,但是這些宣稱除了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以外,任何研究瑜伽的人都同意瑜伽治病是靠靈異能力﹕普拉那尼(prana)和瑜伽蛇能(Kundalini,或作拙火、靈蛇、靈量),所以它遲早會引起其他問題。一位美國主婦高福太太(Christina Grof)學習瑜伽只為健身,漸漸蛇神能力開始發動,她以為自己快要發瘋了,後來她在書中指出瑜伽可以引發﹕脊骨焚燒感、震動、痙攣、扭動、憂慮、憤怒、悲傷、歡樂、狂喜,而且看見強烈的光線、看見神靈影像、聽到其他聲音、回憶起前生、說方言、唱未學過的歌、表演平常做不到的瑜伽姿式等等。[i]可見瑜伽是非常危險的。 

 

催眠術(Hypnosis               

現在很多人相信催眠可以幫助減肥、戒煙、消除壓力、治病止痛、增加自信和提高創意等等。心理學家用催眠術去回溯往事或童年(Age Regression)以解決問題,非常普遍,回溯前生(Past Life Regression)也實有其事。此外,更明顯的新紀元應用有﹕卜告來生、接觸死人、接觸守護天使、增加靈異能力和靈魂出竅等等。

催眠術不但是心理學上的正統技術,也已經普遍被用在醫學和其他地方,但是基督徒不應該接受催眠術,因為它和其他冥想技術一樣,都可以引進變異意識狀態。正如催眠師肯他(Hunter)說,「催眠術最準確的定義就是受引導下的冥想。」[ii]。況且它實在是邪術,可見於下面幾點﹕

1)古代邪術改裝——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催眠術不過是古代邪術換了一個名堂而已,巫醫將人帶進神志昏迷狀態治病,印度教的僧侶可以坐在針床上而不覺痛,都是催眠術的古代例子。

2)獲得靈異能力,並影響思想——這樣的例子很多,例如在《前世今生》中,凱瑟琳在催眠之後不但通靈和直覺能力增加,又能和醫師魏斯作心靈感應,而且她屢次遇見靈界個體,帶給魏斯各樣新紀元思想。[iii]

3)惹來污鬼——還有一件事可以使我們深信催眠術是邪術﹕絕大部份的靈界戰爭工作者都以催眠術為邪術,認為當思想空白的時候,污鬼可以乘虛而入。

4)聖經中的「迷術」——其實催眠術就是聖經所講的「迷術」,因為這是一個心靈控制術,正如催眠師肯他說,「…有這樣的能力,使被催眠者向催眠師交出自由意志…」[iv],誰還能否認這是心靈控制(迷術)?聖經說﹕「你們中間不可有…用迷術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申十八10-12)可見聖經是禁止催眠術的。

 

觀想(Visualization,又叫觀照)

            最流行的新紀元技術是觀想,它的變化最多,最不被人(包括基督徒)辨出為新紀元技術,所以它滲透教會比任何其他新紀元技術更有效。它的各種別名有﹕積極思想(positive thinking)、引導影像法(Guided Imagery)、正心(Centering)、凝神(Focusing)、心像(mental image)、內在醫治(inner healing,或作想像治療)、Positive ConfessionPossibility ThinkingProbability ThinkingCreative VisualizationDynamic imagingPositive ImagingImagineering,大概還有其他名字,以後也會有新名字。 

觀想有一個特式,就是用心靈力量專心去想象一個畫面。據說想得夠多,想象中的事物就會實現在物質世界中。所以各種觀想辦法已經被運用於商業訓練,全人健康,心理治療,甚至宗教圈子。很多人相信它可以幫助治療心靈中的問題,使人快樂,解決婚姻問題,吸引理想伴侶,叫你的人際關係和諧,克服壓力、壞習慣、情緒不安、甚至疾病,增強自尊,提高自我形像,增加創意,幫助事業成功,甚至發財。 

舉一個實例,《美國新聞》(U.S. News & World Report)曾經有一篇文章論及這個積極思想如何被運用在運動員的訓練上,其中有下面的一些描寫﹕利用心靈力量一直被認為是佛教禪宗的教導或是新紀元的主張,但現在科學家發現一個人在極度專注的時候,左腦就發射阿拉發腦波(Alpha brain wave),於是就產生一個好像神智昏迷狀態下的自然動作(trance-like flow state),進入這個狀態的方法就是讓頭腦空白,然後重復幾個重要的字,或者腦中打著一幅自己很成功地進行運動時的圖畫,於是表現得以提升。[v] 

這種改變物質世界的力量真的從人的心靈中發出來的嗎?如果不是出於人本身的話,那麼是從那裡來的呢?是上帝賜于?是魔鬼騙技?如果是後者,那麼運用這技術的人豈不是交鬼?為什麼要先鬆弛身體?或者進入神智昏迷的狀態才能釋放這種力量?難道頭腦清醒的時候思想就不積極?心靈就沒有力量?這種做法是否會養成一種逃避現實的習慣,避免正面解決困難而只想走捷徑的缺點嗎?聖經告訴我們,人心本來比萬物都詭詐,這些心想事成的技術會不會被利用來滿足人類自私的欲望,達到不道德的目標,甚至控制別人,損人利己呢?再想深一層,如果有兩個人同時去「想」完全相反的事,誰會失望?是魔法比賽嗎? 

最重要一點,為什麼聖經完全沒有教導這套寶貝呢?其他異教反而教導觀想!基督徒新紀元研究員經常評擊觀想為古代邪術,認為它的根源來自印度教。即使非基督徒也同意,觀想和「瑜伽密宗學生學習冥想的辦法相似,回教神秘宗也使用同樣的方法訓練他們的內心視像。」[vi]可見基督徒不應該利用這樣的技術。

 

其他 

            此外,氣功也是引進變異意識的技術之一。梁燕城博士認為氣功本來是一種促進身體健康的呼吸運動,但是他坦白承認當氣功練習進入高深境界的時候,人會與靈界接觸,甚至走火入魔。[vii]中國人所喜歡的功夫武術,雖然算是運動和自衛,與氣功顯然不同,但是某些學派是含雜著靜坐冥想的做法,學習者要小心謹慎。還有,迷幻藥(LSD),大麻(Marijuana)等等都會產生幻覺,所引發的變異意識與學習冥想是一樣。某些極端的生理狀態(例如禁食過久,身體失水,缺乏睡眠,空氣不足等等)也會引發變異意識。 

引進變異意識狀態的技術還有很多,而且日新月異。但願弟兄姐妹們謹慎。 

 

應召而來的耶穌 

            非常可惜,現代基督教教會因為接受心理學,所以連帶也接納催眠術和觀想,甚至藉著這些技術把耶穌召來。 

舉個例,基督徒催眠師葛約翰(John Court)曾經在一篇學術性的文章中詳細描寫一個過案﹕一位女士患上鱗癬和其他疾病,正規的醫學方法不見功效,葛約翰在催眠術下為她尋找往日的創傷,然後請「耶穌」在催眠術下出現醫治。有一次回溯童年,當時父母在爭吵,她坐在一邊又孤獨又苦惱,這時她把「耶穌」請來,「耶穌」拖著她的手走向父親,當場解決家庭衝突。[viii] 

又如最近中國教會流行內在醫治,一篇介紹的文章說﹕「想像耶穌帶領進入一座花果豐盛的園子,在那裡接受耶穌的代禱…從在母腹成孕開始,回顧過去人生中的每個階段,每到一處都儘可能重組現場實況,並察覺耶穌臨在的位置。」[ix] 

但是,這位應召而來的「耶穌」是誰?你怎樣知道耶穌是什麼樣子的?召來的耶穌,真是我們的救主、聖經中的那位耶穌嗎?還是另有來源?聖經豈不是說過﹕「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如果召來的不是耶穌,卻是邪靈,豈非交鬼?即使無意交鬼,也沒有召來污鬼,這些技術仍然不合聖經原則。首先,這是聖經所從來沒有教導的方法,反而是異教徒的辦法,基督徒絕對不能使用異教徒的辦法去親近聖經中的神。而且,主耶穌和我們同在,是一件憑信心接受的事實,需要觀想耶穌的人是忘記了保羅的榜樣﹕「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林後五7)況且,這本來是一個邪術,它遲早會帶來邪術的後果。 

由此可見,新紀元技術不但普遍,而且已經進入教會,基督徒不可不謹慎

 

[i] Stanislav Grof & Christina Grof, Spiritual Emergency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989), p. 15.[ii] C. Roy Hunter, Art of Hypnosis: Mastering Basic Techniques (Dubuque, Iow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1996), p. 16.[iii]  斯著,譚智華譯,前世今生(台北﹕張老師出版社,民國83年 ),  p. 26, 29, 34, 128, 149.[iv] Hunter, p. 58-59.[v] William  F.  Allman , “The  Mental  Edge,” U. S.  News  &  World  Report, August  3,  1992,   p.50 .   [vi] Matthew McKay & Patrick Fanning, Self-Esteem (New York, NY: St. Martin’s Paperbacks, 1995), p. 242.[vii] 梁燕城, 思宇宙玄秘( Petaluma, CA﹕中 信 , 1992), chap 4.[viii] John Court, “Hypnosis and Inner Healing”, Journal of Christian Healing, Vol. 9, No. 2, Fall 1987, p. 30-31.[ix] 陸惠珠,『心靈重整之旅﹕淺談‘內在醫治’』,海外校園,四十二期,2000年八月,p.22

        

 

 

 

回「詳論『新紀元運動』」頁

回「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主頁

回「為真道爭﹕護主頁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