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都是心理變態的嗎?

張逸萍

 

「變態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又作﹕異常心理學,或病態心理學)不但是每個主修心理學的學生的必修課,而且很多人似乎都對它有濃厚興趣,因為這名字令人感到高深莫測,甚至帶有一點神秘感。那麼,在邏輯上,我們是否必須先問﹕什麼是「變態」(Abnormality)?

 

變態的定義

某變態心理學課本說﹕「變態可說是不經常有的,或與平均有差異的。」[1]

誠然,根據字典的定義,Abnormal 就是不正常,或與平均有差異。但是聖經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七13-14)也就是說﹕基督徒是少數人,與平均有差異。所以都不正常,都是變態的?

 另一本課本說﹕「要為『正常』和『變態』下定義,是很困難的工作。最普遍被接納的定義在DSM-IV﹕行為、情緒、或認知的不健全,在他們的文化中,是不預期的,引起個人苦惱實在的損傷。[2]

 如果以文化為標準,去決定正常和變態的話,基督徒仍然有問題,因為聖經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 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2。所以「往日隨從外邦人的心意行邪淫、惡慾……,時候已經夠了。他們在這些事上,見你們不與他們同奔那放蕩無度的路,就以為怪,毀謗你們。」(彼前四3-4)的確,基督徒無論思想、行為、認知、情緒,都應該和所處之文化有異!

 那麼,基督徒都是心理變態的嗎?我想,可能有兩個答案﹕第一,心理學是一個屬於世界的學問,其基礎價值觀,和聖經有異,根本不適合基督徒。所以基督徒不能相信它的判斷,也不應該跟隨它的教訓。第二個可能,聖經都是錯的,我們的神傷害了我們,叫我們的心理都變態。

 50個非知不可的心理學概念》一書的介紹說﹕今日,心理學上對「變態」的定義是繞著少數幾個普遍同意的標準來運轉。這些標轉被分類為4D:苦惱(distress)、偏差(deviance)、功能不良(dysfunction〔或作不健全〕)、危險(danger)。[3]

 這樣的分析至少提供了一個比較紮實的討論基礎。那麼,現在讓我們看看,什麼是「4D」。

 

 四個「D

 第一個「D」﹕偏差。

 但是,偏差或差異就是不正常,或和平均有異,這是字典的定義,上邊已經提說。所以,這個解釋並沒有說什麼。累贅也!

 第二個「D」﹕不健全。

 如果少數人,或不正常的人,是「不健全」的,那麼,為什麼我們今天在教會內外常聽到說﹕「人人來自不健全家庭」?如果人人的父母都是「不健全」的,那麼就是說,「不健全」應該是多數的,正常的。矛盾也!

 第三個「D」﹕苦惱。

 有誰能避免多少感到悲痛、苦惱、憂傷?我們今天面對家庭問題、經濟低迷、或患上重病,有多少人能不苦惱?怎能說是「不經常有的,或與平均有差異的」?至少,這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判斷標準。今天我們都聽說,抑鬱症非常流行,雖然還未超過美國人口總數的一半,未能被視為正常心態。但根據評論,「DSM-V和藥商似乎希望每個人都被診斷為有一個或多精神疾病,於是需要吃藥。[4] 所以,有一天,抑鬱可能和「不健全」一樣,都是正常的變態。

 聖經有沒有以悲痛、苦惱、憂傷為異常或變態呢?聖經說﹕「……有罪的人哪……你們要愁苦、悲哀、哭泣,將喜笑變作悲哀,歡樂變作愁悶。」(雅四8-9)但又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4)聖經矛盾嗎?不!原因是因為 喜怒哀樂都有不同原因 ,所以只說「苦惱」是變態,是頭腦簡單,未有考慮所有情形。粗淺幼稚也!

第四個「D」﹕危險。

 無可否認,這是四個「D」中最嚴重的一個,也是值得關注的一個。危險之意就是說﹕對自己或者對其他人,有可能導至危險,例如謀殺和自殺。

 人類歷史上最早的謀殺案發生在創世記第四章﹕「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創四8)。直到新約時代,保羅仍然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眼中不怕 神。」(羅三10-18)原來這個「D」是不敬畏神的後果!

 事實上,傷害他人不單包括生命威脅,或身體傷害,應該也包括其他方面。無論如何,危險的反義詞就是平安。聖經卻講過很多有關平安話,例如﹕「我兒,不要忘記我的法則;你心要謹守我的誡命;因為它必將……平安,加給你。」(箴三1-2甚願你素來聽從我的命令,你的平安就如河水……耶和華說,惡人必不得平安。」(賽四十八18,22「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八6)認識神,按照祂的話去行,就是平安(危險的反義),可惜世俗心理學不能明白。心理學的盲點也!

 

 結論

 上邊問﹕基督徒都是心理變態的嗎?我列舉了兩個可能性。答案應該是第一個。

 

 



[1] Richard P. Halgin & Susan Krauss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gy: Clinical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Disorder, 6th Revised edition (Boston: Mcgraw Hill Higher Education, 2009), p.5.

[2] V. Mark Durand &David H. Barlow, Essentials of Abnormal Psychology, 3rd ed. (Pacific Grove, CA ; London : Thomson/​Wadsworth, 2003), p. 4.

[3] 50個非知不可的心理學概》網上介紹http://www.wunan.com.tw/bookdetail.asp?no=11348)。

[4] Kent Sepkowitz, “A Swarm of Angry Shrinks, Newsweek, Dec 17, 2012, p. 5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08261746032334

 

 

 

回主頁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