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件貴重的器皿

(刊登於《使者》1999 年七-八月)

張逸萍

             最近讀到謝喬治(George Shea)的一篇自傳,年青的時候曾經有一隊屬世的合唱團邀請他參加,他卻因為一些歌詞的內容而拒絕,後來他得到機會在基督教電台主持節目和唱歌,終生以音樂事奉主,經常在葛培理佈道會演唱,他的一曲「我寧願有耶穌」多年來感動了不少基督徒。 

            謝喬治的見證令我回想起一件事,當我還小的時候,有一次參加團契的討論,帶領討論的大姐姐問﹕「神為什麼讓我們有機會去讀書?」我一向自以為聰敏,趕快回答,「神要我們利用所學的去事奉主。」大姐姐再回答說,「不一定的,神可能用,可能不用,而且更視乎你所學的是否和聖經道理有衝突。」我當時有點詫異,感覺莫測高深,只是這一次的討論給我的印像十分深刻。 

學以致用

            謝喬治的音樂天才和訓練是被神所使用了,其他人又怎樣呢?戴德生來華之前在藥房工作,但是因為知道神要他往中國傳道,為了預備自己,所以改學醫學,結果他在中國一直使用醫病的方法開傳道之門,每次旅行佈道都是贈醫施藥,送書,講道,天天忙碌,一生為主,拯救靈魂。這是另一個學以致用的好例子。

            宋尚節在美國讀化學,得了博士學位,並獲授金鑰匙一把,後來他受感動奉獻為主傳道,在回國的船上,把金鑰匙扔到海裡,以後他一生忠心傳講聖經,我從來沒有聽說他講道的時候用一些化學知識證道,卻聽說他常用一口小棺材吸引聽眾,大概他的化學也丟到大海裡去了。 

            蔡蘇娟姐妹雖然不是科學博士,但是她總算受過高深教育,可是最叫人感動的卻是她受苦的日子,躺在黑暗的房中渡過她的人生而毫無怨言,專心等候她光明的王,受苦中的見證才是她的真正事奉。 

重在分辨

            主後約二百年的學者俄利根(Origen)是釋經家、哲學家、護教學家,學問淵博,對三位一體的教義也有貢獻,可是非常可惜,因為他受的教育是新柏拉圖主義,所以這些屬世的思想影響了他的神學理論,例如他主張普世救恩,還有一點輪迴觀念,所以俄利根終於被判為異端。如果他懂得分辦,情形就不一樣了。 

            賈士樂(Norman Geisler)卻剛好相反,他是教會現代數一數二的護教學家,他曾經廣泛地研究各代哲學、異端神學、甚至教會內的錯誤教訓,可是他的神學思想卻沒有因此而腐化,因為他以聖經為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唯一準則,透過聖經的眼光去批判這些屬世的智慧,結果他所寫的四十多本書幫助了很多基督徒去分辦真假。 

            大姐姐說得對,我們在學校所學的不一定就是神所要使用的。當然,我們所學的很多時候都是中性的東西,本身並不是一個道理或一套教訓,譬如音樂、電腦、大眾廣播等等,可以為主用,可以為世界所用,完全看你怎樣用它,但是神在每一個人身上有不同的計劃,所以不是每一個會唱歌的人都好像謝喬治一樣,也不是每一個讀醫的都做傳教士。

            但是如果所學的有可能影響世界觀、言行和思想﹕譬如人本主義、唯物主義等哲學,高舉自我或放縱情慾的潮流文化,催眠術、積極思想等新紀元技術,又或者是不合聖經的理論,譬如說人人都有戀父殺母狂,或人人都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等等,我想事情是很清楚的——基督徒只能用聖經去品評,不能把它帶來教會,當作道理一樣去教訓人。 

據聖經

            再想一下聖經中的例子,聖經中的屬靈偉人不見得都是飽學之士。主耶穌的門徒中本來有幾個是漁夫,彼得、約翰、安得烈和雅各都是打魚的時候蒙召的,當彼得和約翰在公會前受審的時候,公會的人都看得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使四13),可是神卻叫這些沒有學問的小民成為教會的柱石(加二9)。 

            保羅是一個高級知識份子,本來按著最嚴緊的教門受訓作法利賽人(使廿六5),所以他通曉聖經,常在他的寫作中引用舊約,又明白當代哲學思想,所以他能和雅典城的古羅和斯多亞兩門學士辯論(使十七18),而且保羅懂得織帳蓬,他一面傳教,一面制造帳蓬維持生計(使十八3),可見他的學問和技術都被神所使用了。 

            可是保羅從來沒有表示神用他是因為他的學問,他不為自己的學問自豪,也不認為屬天的智慧必須加上屬世的智慧才能全面性的幫助人,大概他也不主張融合神的話和世界上的學問,因為他說自己「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二2)。老年的時候,他將合乎主用的秘方指導晚輩﹕「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1 

            再回頭想一想上邊這幾件貴重的器皿,果真有一些類似的地方。宋尚節重生得救之後,對罪惡非常敏感,傳道的時候,也豪不客氣地指責罪惡。戴德生清楚重生之後,不但為了聖潔而爭扎,又常常為預備來華傳教而學習簡樸的生活。謝喬治堅持高尚的道德原則;蔡蘇娟在受苦中喜樂;賈士樂懂得以聖經為信仰和生活的唯一準則。彼得、雅各、約翰和保羅都有純正的信仰和聖潔的生活,不在話下。 

            這樣看來,一個人能否為主所用,不在乎學問,卻在乎品格。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221945054664004

 

 

回「有關文章」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