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憂解」真能解憂?

(刊登於《傳書》20098

張逸萍

 

 

自抗抑鬱藥「百憂解」(Prozac)在1987 年面世後,人們便認為抑鬱症是身體毛病,甚至有教會教導謂:不要誤解抑鬱症,它是一種疾病,與罪無關,更不要盲目地歸咎於邪靈的騷擾。雖然肉體的病患與生理因素有直接關連,但基督徒也不能完全否認它和罪的關係。至於抑鬱症等情緒疾病,本不是純粹物質界的問題,卻說它的原因絕對與罪無關,這個說法是否藉得我們三思? 

誠然,抑鬱症有其生理因素。專家指出,柏金遜症、多發性硬化症、紅斑狼瘡和肝炎;還有一些藥物,尤其是血壓藥、抗菌藥、精神科和心臟科的藥物,都有可能引發抑鬱。但人的罪也會使自己落入抑鬱之中,且看大衛犯姦淫後,一度因罪自責而抑鬱(參詩三十二2-3);也有人因生活煩惱、信心不足,而陷於「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林後七10)的狀況。再說,邪術引起的精神問題,更是屢見不鮮。有心理學家指出,現代人在運用新紀元技術時造成困擾,譬如瑜伽引發的各種身心問題,包括憂慮、憤怒、悲哀。 

如此看來,完全依賴藥物去解決非純粹物質界的問題,豈非治標不治本? 

據有關抑鬱症的最新研究顯示:除非病情很嚴重,否則毋須服藥,因為病情輕者,抗抑鬱藥的效用未必勝過寬心藥(寬心藥是一些不含藥分的「藥」,旨在令服用者有藥到病除的安慰)。況且,倘藥物含有副作用時,我們更應考慮藥物以外的療法。 

報章最近報道:醫療人員開始明白,光使用藥物不足以醫治抑鬱症,還須要改變生活方式。他們發現: 

1)劇烈運動可以改變人的情緒。原來運動可刺激某些腦部神經細胞生長,增加連接神經細胞的分子,功效有如使用抗抑鬱藥;

2)充足的營養可以減低抑鬱症生發的機會,如多吃魚類或魚油;

3)花時間和朋友交往,並參加志願工作;

4)學習改變自己的思想,不鑽牛角尖。 

最近就有一個研究,參加者須依照上述方法貫徹實行,而對照組就單單使用抗抑鬱藥。研究結果顯示,前者有59%參加者的抑鬱徵狀完全消失,後者卻只有10%的成功率。 

其實,這樣的研究結果並非新事,聖經也告訴我們,要注意身體健康(參林前三16)、運動有益(參提前四8)、和弟兄姐妹交往會帶來喜樂(參約貳12)。基督徒既能依靠聖經調整思想,治療就更見優勢,況且喜樂始終是來自神的(參腓四4)。 

除非抑鬱症的成因純粹是生理因素,否則藥物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最穩妥的辦法,還是按照聖經原則思想和行事。

 

參考資料:

1.         Welch, Edward T. Depression: The Way Up When You Are Down. Phillipsburg, N. J.: P & R Publishing Co.,2000.

2.         Grof, Stanislav and Christina Grof. eds. Spiritual Emergency: When Personal Transformation Becomes a Crisis. New York: J. P. Tarcher / Putnam,1989.

3.         「抗抑鬱藥物未必勝過安慰劑」,《世界日報》, 200834.Science News, Vol. 173, No. 9, 132-133.

4.         Kotz, Deborah. “Get Healthier and Happier."  U.S. News & World Report, 24 Dec, 2007. 60,64,66.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275512202640622

 

 

回「生活中的真真假假」主頁

回「泛濫到處的流行心理學錯誤」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