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操练礼赞》和教会中的冥想

张逸萍译自:「Meditation in the Churchby Dr. John Ankerberg, Dr. John Weldonhttp://www.jashow.org/wiki/index.php?title=Meditation_-_Meditation_in_the_Church©2004 permission from John Ankerberg Research Institute

 

不幸,教会里有很多人都实行东方的和其他有问题的冥想法。现代对基督教神秘主义(天主教的、新教的、东正教的)的兴趣,也恢复了基督徒对冥想的兴趣。但是,所推荐的做法,不仅止于经文默想,就是用头脑默想经文的内容和应用。不幸,基督徒还常向东方冥想或类似的冥想办法学习。因为大部分基督徒对这方面都没有充份的认识,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傅士德Richard Foster)是《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的福音派作者,此书乃长期基督教畅销书。他在谈及冥想的一章里强调:「愿意追寻的人,都可以找到灵界的内在实况。」[1]傅士德很小心地区分东方的和基督教的冥想,表示两者有「天壤之别」。[2] 他对基督教的坚信,也使他的著手法有一点不同。可惜他的办法,时而和新纪元的或东方的冥想技术相似,例如他建议使用想像和梦境。他说:

若要进入冥想的内部世界,想像是最好的入门法。我们今天未能领略它的惊人力量。想像比观念性思想更强、比意志更强……[译按:此处的所谓想像,即「观想/观照」。 

偶然有人,能在无影像的空白中沉思冥想,但大部分人更需要深度的感觉。耶稣的教导也是经常使用感觉和想像。[3]  

学习冥想,一个好起点,就是我们的梦境,因为只需要留意我们已经在做的一些事情。十五个世纪以来,基督徒绝大多数都认为,梦是灵体世界闯入我们生活的自然方法。《梦:灵体的黑暗语言》(Dreams: The Dark Speech of the Spirit)的作者寇诗(Kelsey)说:「早期教会的每一个主要教父,从游斯丁(Justin Martyr)到爱任纽(Irenaeus),从革利免(Clement)和特土良(Tertullian)到俄利根(Origen)和居普良(Cyprian)都相信,梦是启示的方法。」 

……如果我们相信,梦是开启内心世界的钥匙,我们可以做三件实际的事情。首先,我们可以具体地祷告,邀请上帝藉著梦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告诉他,我们愿意他这样对我们讲话。同时,祈祷求神保护是聪明的,因为向灵界开放,可以是危险的,也可以是有益的。我们只需求神,当他照顾我们的灵魂时,以他保护之光围绕我们。 

……现在讲第三件事——怎样解梦。最好的办法,就是求问。「你们得不著,是因为你们不求。」(雅四2)我们可以相信,若有需要和当需要时,上帝会赐下分辨能力。有时,请教于那些在这方面特别熟练的人,会有帮助的。[4]

(在我们的《新纪元信念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中有一章,关于新元内在工作、直觉、和梦工场,已说明这办法的风险。)傅士德也鼓励『归心』(或作『正心』Centering)和专心于自己的呼吸,都是东方冥想技术:

另一个冥想法的目标是从集中精神于自己的呼吸,达到归心或正心。舒适地坐著之后,慢慢留意自己的呼吸,可以帮助你了解自己的身体,指出里面的紧张程度。深深吸气,头部慢慢向后倾斜,尽量向后;然后呼气,头部慢慢转向前,直到下巴几乎停在胸前。这样做片刻,心中如此祈祷说:「主阿,我呼出我对几何学考试的惧怕,我吸入你的平安;我呼出我对属灵事情的冷漠,我吸入你的光和生命。」然后,正如前边,里外都静默。注意那活在里面的基督。[5]

傅士德博士确信,基督徒可以使用上边的办法,作为灵命增长的策略。他引述教会历来有使用的例子(包括基督教神秘传统),作为证据,证明从前的信徒已经使用。「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不同宗教人士有大量的文献。这些思想家中,很多对人类处境,有不寻常的察觉。[例如,]东方作家如老子和波斯的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译按:祆教的始祖])……」[6]

还好,傅士德博士也警告练习的人,他们是进行一项「严肃和甚至危险的事情」。[7] 但是我们不认为他这样做,就回答了练习时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有两个原因叫我们担心:(1)因为基督徒通常对这方面的认识不充分,他们可能不经意地陷入更东方和秘术形式的冥想;(2)我们认为这些技术本来就有问题。[8] 我们并不怀疑傅士德博士是一位好基督徒,也不怀疑他的诚意。他希望基督徒和基督更亲近,我们感激他这愿望,但我们完全不同意于他对冥想和成圣的著手法。

***

教会里的世俗心理治疗也鼓励了『新奇』的属灵操作。[9] 例如,在美国奥勒岗州,克拉马斯瀑布的「路德会家庭服务」(Lutheran Family Service)工作的临床心理学家嘉勒高(E. S. Gallegos),也是《内在之旅:增长和治疗的观想》(Inner Journeys: Visualization in Growth and Therapy.)作者之一。[10] 他在「动物意像、脉轮(chakra)系统和心理治疗」,提出一个心理治疗法,是使用秘术理论和技术的,还加上观想或想像,以『评估』脉轮(根据印度教理论,脉轮是身体上的灵力中心。)

使用一般秘术冥想技术,可以『接触』每个脉轮,让它们在受辅导者的想像中,用动物形式『代表脉轮自己』。这些动物的作用是要指导和辅导这人。这和巫师的『力量』动物(“power” animal)很相似,这力量动物其实是一个导灵(spirit guide),以动物形状出现,在巫师的秘术探索上,帮助、指导、保护、指示他。[译按:新纪元人物称通灵中接触到的灵体为『导灵』。]

「作者从观察到脉轮系统和美国西北岸红印地安人的图腾柱(totem pole)有相似之处,而发展的治疗程序。这治疗过程也显示,那些印地安[巫师]部落的转化仪式和现代心理学上的转化有关系。」[11] 这位有执照的心理学家,在路德会家庭服务中心工作,在他的工作中结合秘术瑜伽/冥想理论和巫术。

但是,万一这治疗员也是一个秘术家,能向当事人传递秘术力量(一如真正的巫师)?或者,万一他把自己的导灵带到治疗中(无论自觉与否)?或者,万一这求助者因此转向巫术?既有这么多的可能后果,这样的『治疗』就变为向人介绍秘术的工具。[12]

这样的『治疗』,在教会中,不能说是很普遍,也不是罕见。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在主流教会中有多广传,但我们确信可以引述几百个例子。而且福音派教会,因为几个原因,受到影响:(1)现代福音主义倾向于实用;(2)目前文化中的秘术复兴和对秘术的轻信;(3)教会多少容纳四围的异教文化;(4)修改过或『温和』的秘术进入心理治疗,而心理治疗已经渗透于基督教;[13]5)福音派的某些角落否定圣经权威。

举例说来,倾向秘术的《瑜伽杂志》(Yoga Journal )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基督徒也冥想!」,作者是两个福音派人士。这些福音派人士,在他们的福音派教会里,开班教授『基督徒』冥想,他们也在其他福音派教会开办『基督徒』冥想的讲习班:

去年,我们两人,开办一个为期八周的冥想讲习班——在我们的保守福音派教会中,是一个相当大胆的做法。这课程反应热烈,非常成功,所以我们愿意和《瑜伽杂志》的读者分享它的重点……我们的背景包括练习瑜伽、太极、合气道,研读《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奥义书》(Upanishads)、老子、佛陀和孔子的教导。[14]

他们正确地观察到,「无论是东方、是西方,冥想是一种内省:我们向内探索属灵的现实。」[15] 那么,不奇怪,「我们西方人尊敬地学习从东方来的操练和灵性醒觉,可以得益……这国家的新纪元运动,已经朝向个人性的东方式操练。」[16]

然而,他们没有批判新纪元的哲理或做法;也没有提及大部分冥想的秘术性和危险性;没有警告说,练习瑜伽有危险,或其含义;没有意识到东方宗教的哲理是敌基督教的;也不提异教中的属灵战争和欺骗的实在。该文章只讲到东方属灵事物的『好处』,并且赞同『基督教』冥想。此外,还有可疑的释经,又毫不批判地接受基督教神秘主义,例如没头没脑地重复基督教神秘传统中的某些词句。他们告诉《瑜伽杂志》的读者们,「基督徒也冥想,他们步以撒和大卫、圣依纳爵和圣方济、和基督自己的后尘。」[17]

可是,我们在新约里,看不见基督打瑜伽座,没有鼓励人们「练习瑜伽、太极、合气道」,也没有研读《薄伽梵歌》、《奥义书》、老子、佛陀和孔子的教导。这些福音派人士可能尝试和《瑜伽杂志》的读者搞关系,好影响他们,动机可能是好的,但我们质疑其效用。

上边文章的作者们介绍三本书。第一本是梅顿(Thomas Merton1915-68)的《默观的新苗》(New Seeds of Contemplation)。梅顿是一位有影响力的苦行天主教修士,他把东方宗教的信仰和做法合并于自己的天主教信仰中,把很多天主教人士带到东方默观传统去。他相信自己在东方宗教经典和做法中,包括印度教、佛教、禅宗传统,找到真正的属灵真理。他们介绍的第二本书是恩德晓(Evelyn Underhill)的《神秘主义》(Mysticism)。此书支持各种不同的神秘操练,又鼓励人接受泛神论。[18] 作者们也介绍傅士德的《属灵操练礼赞》,并描写它为「在使基督徒对冥想重新感兴趣一事上,有显著地位。」。[19]

 

 



[1] Richard Foster, 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 (New York: Harper & Row, 1978), p. 18. [2] Ibid., p. 15. [3] Ibid., p. 22. [4] Ibid., pp. 23-24. [5] Ibid., p. 25. [6] Ibid., p. 62. [7] Ibid., p. 62. [8] Ibid., p. 16. [9] Cf. John Ankerberg, John Weldon, The Facts on Self-Esteem, Psychology and the Recovery Movement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5). [10] Eligio Stephen Gallegos, Teresa Rennick, Inner Journeys: Visualization in Growth and Therapy(Wellingborough, Northamptonshire, England: Turnstone Press, Ltd., 1984). [11] E. S. Gallegos, “Animal Imagery, The Chakra System and Psychotherapy,” The Journal of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vol. 15, no. 2, 1983, p. 136. [12] John Ankerberg, John Weldon, The Coming Darkness: Confronting Occult Deception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3). [13] Ankerberg, Weldon, The Facts on Self-Esteem, Psychology and the Recovery Movement. [14] Kirk Bottomly, Jim French, “Christians Meditate Too!” Yoga Journal, May/June 1984, p. 27. [15] Ibid., p. 27. [16] Ibid., p. 28. [17] Ibid., p. 45. [18] Evelyn Underhill, Mysticism: A Study in the Nature and Development of Man’s Spiritual Con­sciousness (New York: E. P. Dutton, 1961), pp. XIV,XV. [19] Bottomly, French, Yoga Journal, p. 45.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hdua.html

 

 

 

 

 

回「新纪元运动

回「中国的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学」主页

回「为真道争辩:护教学」主页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