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做哑巴狗

(刊登于《传》20123-4月)

张逸萍

 

「主阿,请问有什么吩咐?」 

这是我廿多年前的一次祷告。神很快让弟兄姐妹在聊天时提醒我,当时团契中的粤语小组没有组长。我心想,这是我做得来的事情,于是我向教会自动提出承担该职位。想不到一年后,这个粤语小组发展为一个粤语聚会。第一次粤语主日崇拜那天,我高兴的不得了,便再祷告「主阿,请问有什么吩咐?」

 

神开我眼

想不到神真有另外的吩咐。接著的两三年,我遇见几个身体上有邪灵的人。他们的问题,有比较严重,有比较轻微。以其中第一个的问题最典型、最严重、最恐怖。她家里的人拜偶像不在话下,还有以行巫术为职业的,她经常看见已经死去的亲友出现,又常受邪灵的各方骚扰。 

我当时候的教会对这样的事情没有经验,大家手足无措。于是向一个对灵界战争非常有经验的美国教会求助,他们有一队专门在这方面事奉的人。我从他们身上学习了很多,他们也为我介绍了这方面的书籍。 

通常在基督教书店里,有关邪灵附身和赶鬼之类的书藉,常和新纪元运动,甚至和评论异端邪教的书藉,放在同一个书架上,因为它们都有关联。我自然地也阅读了这几类的书。之后发现一件事:当这些基督徒作者评论新纪元,他们都或多或少地讲到心理学和新纪元的交搭。戴夫韩特(Dave Hunt) 等人的写作就最明显了,例如他说:「只有心理学是唯一的学科,把印度教、佛教和其他巫术的信念和做法,当作科学,而不是宗教。」[i]其他人不是没有,通常是程度不同而已。例如比较少批评心理学的安克伯(John Ankerberg)等也说:「愈来愈多人视心理学为通往古代秘技术智慧最有效的桥梁。」[ii] 

在这些基督徒评论新纪元书籍中,印像很深的是 Joseph Carr 的《Lucifer Connection》,其中有一章,以一个新纪元技术为开场白。作者形容「一个小组,带领者邀请各人闭上眼晴、放松、想像自己到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来……是你的导灵(spirit guide……把它当耶稣。」然后作者详细解释,这是一个邪术。[iii]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曾向一位基督徒心理治疗员求助。想不到,亲眼看见她使用《Lucifer Connection》 所讲的技术!我当时并不太清楚这个技术的名字。后来才知道它叫积极思想(Positive Thinking),其实是佛教的观想(Visualization 或叫观照)的现代化方式,而且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技术,她不是唯一使用的人。我万分诧异,怎么一个基督徒使用新纪元邪术,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心理治疗界研究出来的技术? 

于是我开始醒觉,戴夫韩特等人对心理学的评论不是偏见,是认真的事实。 

新纪元运动不过是古代邪术、东方宗教。现在心理学和新纪元有一个很大的交搭,而今天的教会这样欢迎心理学,那么,岂不是说:印度教、佛教和其他巫术的信念和做法,就可以通过心理学的渠道跑到教会来?跑到讲台上?进到信徒的心中? 

 

开始研究

回头说,上面那个被鬼附的人,因为有美国教会灵界战争队的帮助,就暂时安静下来。后来我发现,那些被邪灵干扰的人,若非曾涉及偶像、卜占、交鬼等事,就是曾经参加过新纪元的组织。当时我在硅谷一间电脑公司工作,我有一个瑜伽高手同事,我发现他似乎头脑混乱。于是我开始了解新纪元事物的危险,真的很危险。 

因为这样的经历,手上有一些新纪元资料,于是把它写成三篇文章,送到中信去,之后中信请我在这方面继续写作,于是我开始了好几年的研究工作,最后出版了《新纪元的陷阱》。 

我愈研究,愈研究看见新纪元运动根本就是古代邪术改装的;同时,我也愈来愈肯定,心理学实在是新纪元运动进入社会,甚至进入教会的最佳桥梁。 

为什么?首先,心理学一向以来,有很多非常接近东方宗教,接受冥想技术的学派,如容格派(Jungian Psychology)和人本主义心理学(Humanistic Psychology)。事实上,人本主义心理学在社会上就变成新纪元运动中的人类潜能运动,在学术界发展为超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这一派不但对冥想感兴趣,而且公开交鬼。不但如此,其他不那么明显的学派,也难得不受污染。催眠冥想等技术,泛滥到处。 

当然,我们不能说整个心理学都该归类为新纪元;但是,其他部分至少是无神、人本、唯物,而且建基在进化论上,所以心理学的基本前设是违反圣经的。 

我住在加州湾区,这里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新纪元书店,所以在这里找资料非常容易。我发现他们有一个书架,上边写著:「通灵教导」。[在新纪元圈子,通灵者(灵媒)不像从前交鬼的人一样躲在房间里,他们是在大廷广众表演。至于那些有名气的通灵者,当邪灵附身,使用他们的口讲话时,旁边的人将它录音,搜集成书。这些书就摆在新纪元书店的「通灵教导」架上。] 

当我写《新纪元的陷阱》时,我心想,在这些书中找语录最有用,因为假若是邪灵的言论,必定是新纪元,至少是错的、坏的、不合圣经的,没有基督徒能反驳。大家大概会预期邪魔们教导很多邪术秘方,事实上却不是这样。虽然它们非常鼓励人冥想,但冥想和秘术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它们更著重教导新纪元人生哲理,其中很多不过是流行心理学,如自爱、自信、道德相对等。

有一次,读到一只叫拉撒列(Lazaris)的鬼所讲的一段话,它说:「这内心幼童(Child within)没有获得足够的爱」,我们需要让他(或她)获得所需要的,否则,这孩子将「倔强地拒绝长大」。结果,有些人在他们的成年人生命中,「不断将他人视作父母」,「很多人在他们的人际关系中,是寻求一个母亲,不是妻子、爱人、或朋友。」[iv] 我吓了一跳!这不正是心理学们,包括教会里有名望的基督徒心理学家所讲的「不健全家庭伤害」!怎么邪鬼和心理学家们「同声同气」? 

我的结论是:心理学和新纪元界线难分! 

 

认真写作

在美国教会中早有人高声疾呼,反对心理学;我又读到圣经辅导奠基人亚当斯(Jay Adams)的书,非常同意圣经辅导的立场。心里惋惜,为什么中国教会没有人留意这事?没有人有勇气提出? 

于是,心里惦念著这事,觉得应该做一些事情,但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如何入手。一天,发现安克伯的《真相系列》中有一本《自尊、心理学和康复运动的真相》,如获至宝!突然明白,这是我可以开始的工作。于是辞掉工作,提早退休,将十五本《真相系列》,包括这一本,翻译为中文。 

国际福音布道神学院的院长杨摩西牧师看见此小书,喜欢至极。对我说:你要不要翻译鲍慎夫妇(Martin and Deidre Bobgan) 的书?你愿意的话,我为你出版。我们相量了一下,都同意翻译其中一本,于是《心理学不合圣经》就出版了。 

我觉得这书笔法虽然简明;但因为按心理学学派批判,较学术性。一般中国信徒比较需要的是对流行心理学各题目的批判,于是,又在杨牧师的鼓励和支持之下,《心理学偏离真道》就写成了。这书虽然得罪了很多人,但是著实指出「原生家庭伤害」「自爱、自尊、自信」等等理论不合圣经,已经落伍,而且是新纪元思想! 

除了杨牧师之外,我在翻译和写作期间,也遇上一些同道人,其中有林慈信博士、李台莺博士、钟升华博士等等。感谢神,同道人虽然少,但不是没有。同时,我也开始了两个网站:「中国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学」(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 )和「华人圣经辅导网」(http://www.chinesebiblicalcounseling.net/)。 

当我忙于工作,我心想,假若同时修读一些神学课程,一方面日子不会这样单调,另一方面也充实自己,最后决定进修于三一神学院。最后,当我踏入选择论文题目阶段,我毫不犹豫,我要知道邪灵启示和心理学有多少吻合。 

于是我读了更多通灵书籍,把邪灵们的教导分类排列,然后再到世俗心理学和基督教心理学中去找找看。结果,我发现:大部分的新纪元通灵教导,可以在世俗心理学中找到,超过半数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学中找到! 

原来,「不健全家庭伤害」「潜意识和无意识」「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自爱/自尊/自信」「自主/自治」「道德相对」「同性恋」「灵魂伴侣」等流行心理学题目都是邪灵的教导!另外,很多心理学家支持典型新纪元思想,如「泛神论」和「轮回」,「物质世界是一个幻觉」等等。至于各种冥想技术,如瑜 伽、禅座、催眠,还有其各种变化方式,邪灵、心理学家、包括基督徒心理学家,都大力教导和鼓励,而且没有什么两样。 

一个这么严重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不向众信徒发出警告呢?于是,我先将论文以英语写成《Unholy Alliance》,然后再翻译为中文的《邪魔登讲台》。 

 

汪汪大叫

当我开始工作时,我的牧师请我到长老会去解释,为什么我不相信心理学!他大概以为心理学是基督教信仰的一部分。他不是唯一的人,有一位负责一个规模相当大的跨教会平信徒培训的长老,当他听说我不接受心理学之后,冲口而出的第一个反应是:「可以不信的吗?」其他类似的反应很多,有人避免和我交谈、有杂志拒绝我的稿、甚至有人问:「你不怕被视为异端吗?」 

经过这十多年的努力,我相信,至少一般信仰纯正的信徒,即使从前以为我是疯的,现在已经开始受到警惕,至少明白心理学不是基督教信仰的一部分,反之,它是一个外来的哲理,应该受到批判。 

因为从前一个祷告:「主阿,请问有什么吩咐?」主让我经历这许多,我明白 的吩咐了。所以,我绝对不敢做一只「哑吧狗」(赛五十六10),只好汪汪大叫。



[i] Dave Hunt and T. A. McMahon, The New Spirituality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88), p. 59. [ii] 安克伯、韦尔登合著,逸萍译,《新纪元运动的真相》(香港:天道书楼,1998),页69[iii] Joseph Carr, Lucifer Connection (Lafayette, LA: Huntington House, 1987), Chapter 5: Visualization. [iv] 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Fl: NPN Publishing Inc., 1988), p. 118-120.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2w5fj.html

 

 

 

 

 

回「有文章」

 回主页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