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偉人的自我形像

(刊登於《使者》1999 年五-六月)

張逸萍

 

 

             多年前我到某公司求職面試,經理在查問我的學歷和工作經驗之後,又問到一些個人的問題,其中有一條﹕「你怎樣看自己?」,之後再去見另一位經理,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又問同一個問題,「你怎樣看自己?」 

我當時只是奇怪這公司的經理們為什麼對這個問題這樣有興趣。在我進入這間公司工作之後,我才了解他們是用這個問題去測定求職者是否能和其他人合作愉快,因為一個人如果自視過高,他就很難和別人合作。我愈想愈覺得有意義,這豈不是聖經所說的嗎?「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看得合乎中道」(羅十二3)。 

認識自己 

我進而思考﹕基督徒應該怎樣看自己呢?有人將所有人分成內向和外向兩大類,當然錯不到哪兒,問題是太粗略,不夠精細,就算再分為四類或八類仍然不夠準確,即使佔星術把人分為十二類,還是有同樣的毛病。 

每當我看到天宮星座圖的時候,我總覺得自己有可能屬於很多個不同的星座,因為有時我覺得自己熱情,有時覺得自己冷靜,我想人的內心是很復雜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盡至的,俗語有云﹕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若僅僅將人臉分為圓型和蛋型兩類,準確程度當然不及拿一面鏡子來照一照,只有鏡子的反映才能讓我們清楚看見自己的面目。 

我們到哪兒找這樣的鏡子來分析自己的內心呢?聖經說﹕「聽道……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目」(雅一23),原來多讀聖經可以讓人認識自己,不但認識自己的外貌,而且聖經是「兩刃的劍……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辦明」(來四12),哇,簡直是X光呢! 

偉人自評 

那麼,那些常常細讀神話的人理應對自己認識最深刻最準確,所以我想聖經中的屬靈偉人對自己的評價大概可以給我們一個榜樣吧。 

            翻開聖經看一看,雖然並不是每一個屬靈偉人都曾經對自己評價,可是如果有的話,他們都對自己評價不高,似乎都缺乏自信,真奇怪! 

亞伯拉罕雖然是一個大富戶,卻說自己是「灰塵」(創十八27)。摩西在年青的時候一腔熱血,後來經過四十年的磨練,當神要用他的時候,他卻說,「我是什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地領出來呢?」(出三11)。 

大衛對自己的評論甚多,因為大部分的詩篇都是他的心聲,他說自己是「軟弱的」(詩六2),又說「神阿,我的愚眛你原知道,我的罪愆不能隱瞞。」(詩六十九5),也知道他的好處不在神以外(詩十六2)。 

約伯雖然「敬畏神,遠離惡事」(伯一1),可是當他真正經歷神之後,他卻說,「我是卑賤的」(伯四十4),又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伯四十二5-6)。 

當以賽亞遇見神的時候,他頭一個反應是「禍哉,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賽六5)。 

            保羅對自己的評論最有趣,雖然他的工作「沒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林後十二11),他說自己﹕「又軟弱,又懼怕」(林前二3-4)。王明道先生所翻譯的《隱密處的靈交》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觀察﹕ 

在成聖上的進步,可以用對於所剩存的罪所有的自覺靈敏與否去衡量,使徒保羅在主後五十九年寫信給哥林多的教會,他稱自己為『使徒中最小的』(林前十五9);過了五年以後,在主後六十四年寫信給以弗所的教會,他稱自己『比眾聖徒中最小的還小』(弗三8)就是說自己比所有的基督徒還微小;到主後六十五年,在他正要行完他的路途,預備進入安息的時候,他寫信給提摩太,竟然說自己比所有的罪人更差勁﹕『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提前一15-16)。 

換言之,靈性愈進步,自我形像愈下降。 

大有作為 

            以世俗的眼光看來,如果一個人自信不足,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長處,他就會自暴自棄,灰心消極,一無所成,以至終生虛渡,但是這些人卻完全相反。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以色列國由他而出;摩西不但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而且聖經最後對他的評語是﹕「以色列中再沒有興起先知像摩西的,他是耶和華面對面所認識的。」(申三四10 

大衛不單是英雄,也是戰士,君王,而且彌賽亞也從他而出;約伯的故事到今天仍然鼓舞我們;先知以賽亞一生盡忠,勸誡以色列人,預言彌賽亞,又留下先知書一本;保羅更加不用說,他是一位偉大的使徒,四次往外國宣教,我們這些外邦信徒都應該感謝他,最後神用他寫了十多本新約書信,二千年來造就了無數的基督徒。 

依靠真神 

            原來一個人愈多讀神的話,愈多和神親近,就愈覺得自己不足夠,愈看見自己的不是,可是關鍵就在這兒,這個破產的人就倚靠神,讓神自己工作,於是被神大大使用。 

亞伯拉罕能夠成為大國完全是神的應許,不是自己的才幹和努力;當摩西覺得自己沒有力量將以色列人領出埃及的時候,神對他說,「我必與你同去」(出三12 

大衛倚靠神的心最明顯不過,他說﹕「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詩五七1)詩篇中也充滿了這樣的句子,誰讀過詩篇都可以知道。 

約伯遇見神之後,他說,「求你指示我」(伯四二4);以賽亞也說,「當倚靠耶和華的名」(賽五十10);保羅更沒有例外,他非常明白工作的力量來自神,當他講到自己「四面受敵……卻不至死亡」(林後四8-9),因為他深深明白「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 

結論 

            類似的例子和教訓在聖經中比比皆是,這些屬靈偉人的自我形像讓我們明白一件事——屬世的道理和屬靈的道理有不同,一個人如果要在世界上成功,就要找出自己的長處,盡量發揮;但是在屬靈的事情上,如果要合乎主用,卻要認識自己無有,讓主工作,不管你是圓型臉蛋型臉,內向外向,道理是一樣的。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84162491775592?pnref=story

 

 

 

 

 

回「有關文章」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