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回應陳天祥的「不要誤導讀者……」(一至五)

      張逸萍

      

       

      繼陳天祥和羅麗雯的「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1] 之後,我和林慈信發表了「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2] 然後有一些回應,[3] 我自己最近亦再寫了一篇回應「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4], 因為編幅問題,我還有一些未完的話,現在此繼續。

        

不願面對眾多批評心理學的心理學家 

陳天祥﹕「攻擊心理學的理據,許多都是虛假不真實的;即使所說屬實,也是因為個別心理學家的愛好與主張。」[5] 不是虛假不實,是陳天祥不喜歡聽。什麼是個別心理學家的愛好主張?事實上,批判心理學的心理學家很多,正如陳天祥自己也說﹕「這些評論,在心理學裡多得很。」[6] (他是否前言不對後語呢?) 

陳天祥﹕「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寄一封信給科克」[7],這是一句很感性的話,但卻顯出陳天祥的誠信問題。不必悲歎機會已過,因為科克絕對不是唯一的批評心理學的人,陳天祥真的要這樣做,還有很多機會。我把《心理學不合聖經》第二章貼在自己的網站上,請見「心理學是科學?偽科學?」,堶探ㄗ鴢雃h誠實的心理學家,批評心理學。用陳天祥自己的話,這些心理學家都是「迂腐、落伍和極端」,[8] 希望陳天祥寫信去開導他們。 

我所翻譯的《自尊、心理學與康復運動的真相》有這樣的一段話﹕「很多心理學家認為心理治療……沒有用,而且實在不需要,實際上,當一個人細閱這題目中的重要文獻,一定會驚訝於社會似乎上了大當。如果任何人讀了這些文獻之後,還會覺得心理學有效用或從未傷害人,簡直是頭腦不清醒。」[9] 然後,作者們在註釋中列舉支持自己見解的文獻: Lee Coleman, The Reign of Error (Beacon); Martin L. Gross, The Psychological Society (Random House); Paul Vitz, Psychology As Religion: The Cult of Self-Worship (Eerdman’s); William Kurt Kilpatrick, Psychological Seduction: The Failure of Modern Psychology (Nelson); Thomas Szasz, The Myth of Psychotherapy (Doubleday) and Ideology and Insanity (Anchor); Walter Bromberg, From Shaman to Psychotherapist (Regenery); E. Fuller Torrey, The Mind GameWitch Doctors and Psychiatrists (Emerson Hall); Richard Stuart, Trick or Treatment: How and When Psychotherapy Fails (Research Press): Morris N. Eagle, Recent Developments in Psychoanalysis: A Critical Evaluation (Mc Graw Hill); Richard W. Ollheim, Philosophers on Freud: New Evaluations (Jsaon Aronson); R. M. Jurjevich, The Hoax of Freudism (Dorrance & Co.); Dorothy Tennov, Psychotherapy: The Hazardous Cure (abelard-Schuman); Jeffrey Mousaieff, Against Therapy (Athenium); Mark Cosgrove, Psychology Gone Awry(Zondervan); Garth Wood, The Myth of Neuroses: Overcoming the Illness Excuse (Harper & Row); Bernie Zilbergeld, The Shrinking of America: Myths of Psychological Change (Little, Brown); The Death of Psychiatry (Chilton); Thomas Kierman, Shrinks, Etc. (Dial); Michael and Lise Wallach, Psychology’s Sanction for Selfishness (W. H. Freeman); Hans Strupp, et al, Psychotherapy for Better or Worse (Jason Aronson); and Martin and Deidre Bobgan, The Psychological Way / The Spiritual Way and Psychoheresy. 這只是批判現代心理學的眾多書藉中的少數例子,此外還有好幾百篇學術性的文章(cf. Wood, Appendix 2). 

請記得這是一本1995年寫的小冊子,而作者們並不是批判心理學的專家。假若換了一個今天在這方面的專家來列舉文獻,想一定更驚人。陳天祥若要都寫信給他們,一定會忙得很。 

 

亂套聖經,自撐己腰 

陳天祥指責我們,「顯明腓一7的道理……在缺乏知識和各種見識之下,即使對神有熱心,也不能分別是非,因此不能作誠實無過的人。」[10] 首先,我相信,陳天祥準備引用腓立比書一章9-10節,不是7節,我不會拿著這樣少的毛病,大做文章。 

最重要的是,陳天祥對這經文理解有錯誤。聖經講的知識不是心理學! 

聖經說﹕「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7),「耶和華賜人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他口而出」(二6)。可見知識就是聖經對我們的教導,我們應該知道。而且一般有相當追求的基督徒,在神眼光堙A是有知識的﹕「弟兄們,我自己也深信你們是滿有良善,充足了諸般的知識,也能彼此勸戒。」(羅十五14)「你們在他裡面凡事富足,口才知識都全備。」(林前一5 

這是典型的心理學家斷章取義引用聖經為自己撐腰的好例子。這才是不誠實! 

 

自封權威,說話相對 

陳天祥對我有很多指控的話,雖然他挖盡很多咒罵的字眼,人身攻擊,以為這樣可以提升自己的地位和信用。但事實上,這些話都是相對的,如果他的意見是唯一權威,那麼,這些話可以成立,但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這樣顯示,所以,這些話也可以歸還給他自己。 

陳天祥﹕「評論心理學的科學本質時對心理學缺乏認識、思想模式有誤」[11],這是非常相對的話,這完全是因為陳天祥希望自己是一位科學家,拼命擠身科學家行列,但我們並不以心理學為真正的科學。但為什麼只有他的思想模式才是正確的?如果他的思想模式正確,我們的是錯誤;反之亦然。再者,上邊一大堆批評心理學的心理學家們的思想模式也是錯誤的? 

陳天祥﹕「混淆理據,以及誠信的問題」[12],我在回應中已經解釋,科克的語錄是簡化,不是混淆。陳天祥不敢回答我們文章五個論點的其他論點,只花絕大部分編幅爭取科學家地位,而且對我們在這方面的其他語錄也不太多談,只抓著科克的語錄,誇大其事,這才是混淆理據,誠信問題。 

陳天祥﹕「一個思想混亂(或許與踐踏哲學有關)」[13],這亦是相對的,我們和他的思想不相同是事實,但陳天祥並沒有證明自己的思想不混亂。如果不是我們混亂,就是他混亂。 

陳天祥﹕「不明白自己的限制(或許與否定心理學有關)」[14],這又是相對的,陳天祥並沒有證明接納心理學等於沒有限制,或者明白自己的限制,(大概也沒有人會同意)。同樣地,我們也可以說﹕高舉心理學的人是不明白自己的限制。 

常聽基督徒心理輔導表示,他們因為受過訓練,非常懂得溝通技巧,所以更能說服人。陳天祥似乎是一個例外,因為他雖然使用了很多咒罵我的話,我並沒有被他說服,也不覺得他有什麼談話技巧。 

 

其他問題

陳天祥﹕「自我抨擊是科學的最優良特點……試圖用心理科學裡最優良的科學特點引證心理學不是科學。只有那些不懂科學的人才會鬧出這樣的笑話。」[15] 除了建議修改定義之外,陳天祥認為「自我批評」能證明心理學是科學!這是一個很容易看穿的邏輯錯誤,也許可稱偽邏輯。如果「自我批評」叫任何學科有資格的成為科學的話,美國政壇是一門科學,政客們都互相批評,也不斷地對整個政治系統「自我批評」。我們都不是讀偽科學的人,所以我們不會鬧出這樣的笑話。

陳天祥﹕「林慈信與張逸萍的文章也喜歡上與下的二分法,凡事若不是從上面神而來的就是從下面魔鬼而來。」[16] 我們從沒有講過任何二分法,我們是說(1)心理學不是上帝的普通啟示(2)心理學中有邪靈教導。並不是說,若非從上帝來的事物,就必然從邪魔而來。用陳天祥自己的話回答他,這是﹕「混淆理據,以及誠信的問題」、「思想混亂」、「竄改」[17]

陳天祥﹕「余創豪與黃國棟讀罷林慈信與張逸萍的文章後,心中震驚不已;林慈信與張逸萍的文章似乎為自己製造了一種脫離現實,難以置信的屬靈觀。」[18]這正好用陳天祥自己所講的﹕「斷章取義,混淆事實」[19]來回答他,因為余和黃震驚不如陳天祥所言,卻是因為他們第一次知道拙作《邪魔登講台》的信息,他們說﹕「讀罷文章之後,我們心中震驚不已。……我們從未想過自己的專業竟然被指控為跟邪術大有關係。」[20] 

我不奇怪他們會震驚,因為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我也為了這發現,可以說是「冒生命危險」來提醒眾華人信徒。我只希望他們及其他基督徒輔導們因此改變輔導原則,不要停留在震驚的階段。 

 

結語 

陳天祥﹕「聖經給了我們所有生活上所需要的基本原則;不過,如何能在今天我們的生活中實踐,聖經不可能詳盡說明,心理學就可能有用了。不然,聖經的原則就只能拿來談論與高舉,卻不能改變信徒的性情。」[21] 既然心理學中有這樣多的新紀元思想、技術、邪靈教導,它怎麼可能幫助聖經?聖經只是虛談?聖經沒有心理學,不能改變信徒的性情?一向以來,信徒的性情被改變,犯不上心理學的幫忙,「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來十二1),不但從前未有心理學的日子如此,今天仍然一樣。陳天祥的話是褻瀆! 

最終的問題是﹕陳天祥和他背後的啦啦隊是否相信聖經的話?聖經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如果你們真心相信聖經中的神,我想你可以相信祂的話。

 



本文為一系列的討論中的一篇,其他文章請見﹕


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


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

 

繼續回應陳天祥的「不要誤導讀者……」


回應余創豪、黃國棟、鄒腎程

 

心理學引進異教元素(新紀元思想和技術),誤導信徒﹕回應黃國棟 

  

 超乎尋常的證據﹕《邪魔登講台》回應余創豪、黃國棟等

 

反智?反什麼?反米缸?


[1] 陳天祥、羅麗雯,「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上、下),《時代論壇》11301131期。[2] 林慈信、張逸萍,「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時代論壇》第一一四○期。[3]余創豪、黄國棟,「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時代論壇》第1142期;陳天祥,「不要誤導讀者,回應林慈信與張逸萍」(之一、二、三、四、五)《時代論壇》第11471148114911501151期。下稱回應一、回應二、回應三、回應四、回應五。[4]「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時代論壇》第1153[5] 回應五。[6]回應二。[7] 回應五。[8] 回應一。[9] 安克伯、韋爾登合著,逸萍譯,《自尊、心理學與康復運動的真相》(香港﹕天道書樓,1998),頁29-30[10] 回應五。[11] 回應五。[12] 回應五。[13] 回應五。[14] 回應五。[15] 回應二。[16] 回應四。[17] 回應五。[18] 回應五。[19] 回應該五。[20]余、黄,「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21] 回應五。

 

TO: http://tw.myblog.yahoo.com/jw!kjvBKmieHx71w_HCyrHw/article?mid=-2&prev=40&l=a&fid=1

 

回主頁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