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乎尋常的證據﹕《邪魔登講台》(心理學和邪靈啟示)

回應余創豪、黃國棟等

刊登於《時代論壇》時代廣場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6937&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張逸萍

 

在《時代論壇》一系列有關心理學的討論中,余創豪最近寫了「超乎尋常的宣稱?再論新紀元與心理學」,可喜的是,余創豪講話心平氣靜;可惜的是,余君的論點基本上還是同一套,沒有新洞見,有兜圈子的感覺。

既然余創豪不怕累贅,我也繼續回應,至少這次。順便也回應黃國棟和張國棟。

 

(一)只有一點點新紀元?已經落伍,沒有什麼影響?

首先,我有點奇怪,為什麼余創豪只談及人本主義心理學(Humanistic Psychology),因為容格(Carl Jung)派和最新的超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都是非常明顯靈異的。難道余創豪不知道?

余創豪在網路上的data base搜查不到太多的文章有New Age一詞,所以說﹕「我實在想不出有甚麼理由,可以判斷心理學已經被新紀元污染。」

要知道,有New Age一詞,不等於它有新紀元思想,沒有,也不能保證它正統;如果文章推薦瑜伽冥想,而沒有New Age一字,就不是新紀元?況且,這是一個比較新的名字,容格或馬斯洛(Maslow)的書中也不會使用這個詞。最後,最重要的,誰會自稱新紀元?我知道即使標準新紀元人物也不會這樣自稱。

余創豪引述羅洛梅(Rollo May)、德貝格(Carl Goldberg)等心理學家的話,報導他們都痛斥人本主義心理學。證明「與新紀元掛鉤的人文心理學已經失寵,沒有被動主流的學術心理學尊重。」

心理學理論向來隨著時間、隨著專家變遷,你不同意我,我不同意你,這又是一個好例證所以,有心理學家痛斥人本主義心理學並不稀奇,沒有才奇怪。一個心理學派被批評,是否就沒有影響呢?試想,現在的人都說「佛洛伊德已死」,但他有沒有影響呢?絕對有。

 

(二)其他心理學派大受污染

一位稍有名氣的新紀元人士,信主之後,寫了一本書,描寫他在新紀元運動中的經歷。他說﹕最接近新紀元運動的心理學派,是容格的和馬斯洛的兩派。不幸,其他沒有『新紀元』標簽的心理學,也大受新紀元污染。[1]  我引用了他的話好幾次,因為我同意。讓我們來思想﹕

A)什麼是新紀元?

什麼是新紀元?我給新紀元的定義是﹕將東方宗教、西方玄學、和各種邪術,重新包裝,以迎合現代社會人士。[2] 所以在新紀元中,冥想就有各種不同的名字,除了瑜伽、觀想、催眠,還有積極思想、imageryfocusing等。如果再考慮思想方面,除了泛神、輪迴,事實上,相對主義、自我主義也可算為新紀元思想(雖然不是她專有的)。

可見,余創豪以「有沒有New Age一詞」研究新紀元的影響程度,是一個非常粗糙的研究方法[3] 

B)以羅洛梅為例

既然余創豪談起羅洛梅攻擊人本主義心理學,讓我們以他為例,看看他有沒有新紀元的影響。

冥想並不是存在主義心理學的重點,梅羅洛甚少提及它,但是,他仍有推崇的話。他說冥想可以是瑜伽、禪座、超覺靜坐,甚至是基督教的默觀。冥想是集中精神於虛空、停止、無有,是從塵俗中被釋放獲得自由,所以冥想有治療作用。然後他又說,冥想有很多不同辦法,但其中定有兩點共同點﹕「(1)停止機械的、嘈音、壓力、匆忙、強迫性的驅動;和(2)進入一個更高的意識狀態,佛洛伊德和愛因思坦稱之為『海洋』。在其中,人經歷到自己和宇宙互相吸納。」[4]

梅羅洛所描寫的是先倒空頭腦,然後經歷到和宇宙合一。如果有讀者不熟悉冥想的手續,請見「冥想——倒空頭腦,先甜頭、後禍害」(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NAM/meditation.htm)。

表面上,梅羅洛似乎相信上帝存在,但他的上帝不是一個有位格的個體,他曾說﹕「視上帝為一個超乎其他個體之上的實體,住在沒有人知道在哪的天堂裡,是一個原始觀念的殘餘。這觀念充滿矛盾,又容易反駁。」他同意新正統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的話﹕「斷言神存在,或否認之,都是無神論者。上帝不是一個存在物,祂就是存在的本身。」[5]  認為上帝等同「存在的本身」正是泛神論,無論如何,梅羅洛的上帝觀也是新紀元的上帝觀。

羅洛梅攻擊人本主義心理學,自己卻推崇冥想,又接受泛神論,是否五十步笑百步?這就是我的所講的「污染」的意思

C)其他心理學理論發明人

那麼,其他的心理學家呢?請見我網站上的一篇文章﹕「心理學家的上帝觀、道德觀、冥想觀」(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psychologists/psychologists_WV.htm)。此文所列舉的心理學家都是一些主要學派的奠基人,他們全部若不是無神論者,就是涉足邪術的人。除了梅羅洛,無神論的有﹕佛洛伊德(Freud)、史金納(Skinner)、布蘭德(Branden);布雷蕭(Bradshaw)的上帝是新紀元的上帝觀。涉足邪術的有﹕佛洛伊德、羅傑斯(Rogers)、馬斯洛、布蘭德、布雷蕭;容格是交鬼的、塔特(Tart)是靈異的超心理學的代表人之一。

所以當我說﹕「大部分的心理學家」都如此(我應該說﹕大部分心理學理論發明人),雖然只是我的印像,不是有實際的統計數字。但若考慮這些心理學家的影響力,加上這個因素,我的結論雖不中不遠矣

 

(三)超乎尋常的證據﹕《邪魔登講台》(心理學和邪靈啟示)

余創豪﹕「超乎尋常的宣稱,需要超乎尋常的證明。」

同意。《邪魔登講台》(心理學和邪靈啟示)豈不是最佳證據?拙作的研究指出﹕大部分的新紀元通靈教導(魔鬼藉著交鬼者所發表的談話)可以在世俗心理學中找到,超過半數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學中找到。

邪靈們不但教導泛神論、輪迴、冥想辦法, 牠們也教導很多新紀元人生哲學和流行心理學。我也在「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時代論壇》第一一五三期)已經列舉邪靈教導的一些例子。若願知更多詳情,請見我的網站(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希望那些願意分辨的基督徒,都花時間一讀此書。

還有一點,我必須強調﹕自愛自尊(self-loveself-esteem)是邪靈們所強調的一大題目,其內容也和今天的流行心理學差不多。請問今天有誰沒有聽過這名字?我們都在教堂內外聽過一百萬次!既然是邪靈的教導,至少是牠們支持的,當然可算新紀元思想。所以我大有理由說﹕其他沒有『新紀元』標簽的心理學,也大受新紀元污染。

神讓我看見教會所面對的這樣大的危險,我豈能做一隻「啞吧狗」(賽五十六10)?

看見心理學有這麼多的問題,為什麼仍要堅持把它帶到教會,勸導其他基督徒相信接受它?弟兄姐妹們,你願意接受邪靈的教導嗎?若不願意,請放棄心理學。

 

(四)不是全盤新紀元,所以無傷大雅?

余創豪﹕「心理學真的被鋪天蓋地的新紀元哲理、邪靈污染了嗎?……不過,有可能筆者過於專注,沒有留心整體大局。」余創豪甚至說﹕「總體來說,張逸萍女士所說也有一點道理」,這樣的話顯示他的態度比較客觀,有進步!

「污染」和「全盤」是兩回事,我是指出心理學中「」新紀元技術、新紀元思想、邪靈教導,我並沒有說它全部是。

基督徒能否說﹕這是小事?無所謂?《時代論壇》網版上有幾句回應的話,差不多都是說﹕雖然心理學中有這樣多的新紀元成分,仍然要保留那些好的。

每個麥當奴快餐店外面都有一個大垃圾箱,堶惜@定還有可以吃的漢堡包,可能是小孩子咬了兩口,還剩下一半的,還有半袋炸薯條。我們有沒有需要到那個大垃圾箱把這些都撿出來?

1997年,禽流感爆發,開始時,只有 4000 雞隻染病死亡,十八人受感染,造成六人死亡。但是,該年底,香港政府撲殺了約一百五十萬隻雞。[6] 有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反應過劇?說﹕「不是所有雞都有病啦,真是暴殄天物!啊,不要在倒髒水時,連同嬰兒也倒了!」「女人遇人不淑做尼姑,還迫人做尼姑!」

我曾經在《時代論壇》問過一個問題,也是我曾多次多方問過的﹕世界上沒有完全錯的學說或書籍,都是有好有壞、有錯有對,為什麼不從《摩門經》、共產主義、孔子學說等等,抽取其中好的部分帶來教會?為什麼只有心理學可以例外?請不要告訴我,因為這是你的職業、你的謀生技倆。這樣的理由不能說服任何人。

 

(五)又是普通啟示——「真係講到口水乾!」

余創豪﹕「張:『既然普通啟示讓人認識有神, ……其實,社會學家、人類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數學家……當中也有很多無神論者,如此推論,那麼幾乎任何學科都沒有普通啟示……

我講了多少遍呢?普通啟示的意思是﹕人從創造可見神存在,不是任何人間的學問或知識。對,物理學和化學等都不是普通啟示。

我提出心理學不是上帝的普通啟示,因為陳天祥在他的文章「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7]中如此宣稱了六次。我反對心理學不是因為它不是上帝啟示,而是因為它和聖經對立,又已經進到教會中。物理學和化學等不涉及信仰道德價值觀,不可能成為講台和輔導室的教導,沒有需要去反對。講來又講去,講到口水乾!這不是一個複雜的道理,不需很高的智能也能明白,怎麼你還不能明白?

我沒有時間一再解釋,這個神學名詞又不是我發明的,我可以介紹一些良好的參考書﹕Wayne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James Boice, Foundations of the Christian FaithLouis Berkhof, Systematic Theology

順便在此回應黃國棟最近那篇有關「普通啟示」的文章。此文詭辯、漫罵,那個「殺人也是普通啟示」的例子實在啼笑皆非!這樣的言論才是反智。當一個討論淪落至如此地步,是已經毫無建樹的了。我猜你空閑時間很多,我還有很多正經事要做,所以沒有興趣回應。

既然余創豪和黃國棟兩人仍然要為心理學是普通啟示爭辯,你們若準備回應我的文章,請先解釋為什麼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至少證明它從神而來。否則,繼續詭辯和漫罵,是浪費我的、讀者的、編輯的時間、浪費《時代論壇》disc space

 

(六)其他

《時代論壇》網站上,有一位比較值得回應,就是張國棟。他說,香港不能接受反對心理學的言論,只有在美國和台灣的神學院才有聖經輔導。首先,香港若不能有這樣的言論,為什麼還會有「末世大迷惑」DVD出現?其次,能分辨心理學的問題不等於聖經輔導。我自己是在發現心理學問題之後,繼續留意,才知道有聖經輔導這一回事。

他又表示,參加討論的人大都來自美國,所以應該由香港教會中從事輔導的人發表意見。第一,真理不是地區性的,無論基督徒從非洲或北極來,他都可以發表他的意見。第二,為什麼從事心理輔導者的意見特別有價值?其他基督徒的意見是次等嗎?張君有沒有想到利益關係可以影響人的意見?

若有人懷疑你有可能「反轉他的米缸」,他會瘋狂地罵你「反智」,你有沒有看見?

張君總算公正,他說,香港基督徒應該思想這問題。同意。希望我的文章、書籍、網站「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 ),繼續為香港基督徒提供參考資料。

 

 

 

 


本文為一系列的討論中的一篇,其他文章請見﹕


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


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

 

繼續回應陳天祥的「不要誤導讀者……」


回應余創豪、黃國棟、鄒腎程

 

心理學引進異教元素(新紀元思想和技術),誤導信徒﹕回應黃國棟 

  

 超乎尋常的證據﹕《邪魔登講台》回應余創豪、黃國棟等

 

反智?反什麼?反米缸?



[1] Randall Baer, Inside the New Age Nightmare (Lafayette, Louisiana: Hungton House, 1989), p. 157-58. [2] 請見拙作《新紀元的陷阱》,第一章。[3] 順便一提,我列舉《給笨蛋讀的心理學》、《白癡的心理學導論》和《今日心理學》這些通俗刊物中引用冥想、催眠之事,是為了證明它的流行程度。我已經在前文講明﹕「這兩本書是寫給完全不懂心理學的門外漢,給他們一個最簡單的介紹,所以它們的內容一定是最基本的資料。」 可惜余創豪在沒有明白我的意思之前,就說﹕「根據學術準則,這些坊間的書籍雜誌都不可以被採用為學術參考書目……」假若我以某一非常特別的學派為例,支持我的論點,余君等人還不是一樣說,這一學派不能代表所有心理學。正如,我若以《福音橋》說明「基督教說人有罪」,沒有人會說﹕「你不能根據這樣通俗水準低的小冊子,你必須引用加爾文 (John Calvin)的《基督教要義》(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才可信。」結論是﹕我的例證不比余君的研究法粗糙 [4] Rollo May, Freedom and Destiny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1981), p. 180-81. [5] Rollo May, Man’s Search for Himself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Inc., 1953), p. 210.  [6] 陳森治,「香港控制禽流感新措施」,《家禽世界現代畜殖合訂本》,九八年八期,頁11-12 [7] 陳天祥、羅麗雯,「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上、下),《時代論壇》11301131期。




 

TO: http://tw.myblog.yahoo.com/jw!kjvBKmieHx71w_HCyrHw/article?mid=-2&prev=43&l=a&fid=1

 

回主頁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