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经看「临床障碍」

张逸萍

 

 

 

相信你听过老人痴呆症、精神分裂、抑郁障碍、ADHDPTSD、强迫症、厌食症等名字,对吗?这些名字叫人感到好奇、神秘、高深莫测。原来它们都是「心理障碍」(Psychological disorder)的名字,是《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简称DSM)所编入的症状。《DSM》将精神心理问题分为五个轴(种类),第一轴(Axis I)叫做「临床障碍」(Clinical Disorders),其实除了「人格障碍」(Personality Disorder)之外,其他的,例如上边所列举的,都包括在这个轴里。所谓临床障碍都是一些不正常的表现,且能引起显著的损害。 

 

认识临床障碍 

下面是主要的临床障碍。因《DSM》在演进之中,而且国内的标准和海外的,偶尔稍有差异,所以下面是概括性的简单介绍。[1] 

 

(一)通常在婴儿、儿童或少年期首次诊断的障碍 

1)精神发育迟缓(Mental Retardation——智力比一般水平显著较低、适应功能(如言语交流、自我照料、学习和技能等等)有缺陷或缺损。  

2)自闭症(Autism——社会交往缺损,如缺乏社交或感情的相互关系、言语交流缺损、沉湎于某刻板的兴趣、刻板重复的行为等等。 

3)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简称ADHD——主要特征是不专心、多动和冲动造成遵守规则困难或维持一定表现困难。 

4 )品行障碍(Conduct Disorders——侵犯他人基本权利或违犯社会准则,例如:威胁恐吓他人、殴斗、虐待他人、偷窃、撒谎、逃学等等。 

 

(二)谵妄、痴呆、遗忘等认知障碍 

1)谵妄(Delirium——意识障碍(即对环境认识的清晰度降低)、记忆缺陷、或知觉障碍。 

2)痴呆(Dementia——如老年痴呆症(Alzheimer),记忆缺损,认知障碍,如语言障碍、不能执行动作等等。 

3)遗忘(Amnestic Disorder——记忆缺损,难于学习新信息,或难于回忆曾学到的信息。 

 

(三)与物质有关的精神障碍(Substance-related Disorder 

这些影响精神的物质包括酒精、大麻、可加因、尼古丁、镇静剂等等。 

1)物质依赖(Substance dependence——适应不良地应用某种物质。需要明显增加剂量才能达到所需效应,花了不少时间才能获得该物质,愿意戒掉但失败,由于应用该物质,放弃或减少了不少重要的社交、职业、或娱乐活动。 

2)物质滥用(Substance abuse——适应不良地应用某种物质。由于多次应用某种物质而导致工作、学业、或家庭的失败,发生法律问题,产生人际问题,如与人打架。 

 

(四)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症状是(1)妄想;(2)幻觉;(3)言语紊乱; (4)明显的紊乱或紧张行为;(5)阴性症状,即情感平淡、言语贫乏、或意志减退。其中以妄想和幻觉最为典型。 

 

(五)心境障碍(Mood disorders 

明显突出而持续的抑郁心境,或对所有(或几乎所有)活动的兴趣明显减退,影响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其中包括: 

1)重性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连续一段时间的严重抑郁,体重减轻、失眠、不能专心等等。而且可能导至自杀。 

2)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双相障碍)—— 很突出的躁狂和抑郁症状混合或迅速交替(如在数小时内)为特征,至少持续一段时间。[躁狂(Mania)即患者心境高扬,兴高彩烈,容易激怒。] 

 

(六)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 

焦虑是主要症状,通常包括: 

1)广泛性焦虑障碍(General Anxiety disorder——对于不少事件和活动,如工作或学习,呈现过分的焦虑和担心,以至坐站不安、肌肉紧张、睡眠障碍等。 

2)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特征是严重焦虑(惊恐)的反复发作,有不可预测性。症状因人而异,但突然发生的心悸、脚痛、哽咽感、头昏是常见的。 

3)恐惧症(Phobias——对特定对象、活动或情境,持续及不合理的恐惧,即使想到他们所怕的事物和情境,也会恐惧。其中有多种,例如:广场恐怖、社交恐怖、特殊恐怖症等等。 

4)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这是对异乎寻常的威胁性或灾难性事件(如天灾、战争、目睹他人惨死等)的延迟的和或延长的反应,不断地闯入回忆。   

5)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简称OCD——思想、冲动意念、或想象,会反复或持久地很不合适地闯入头脑;或者不得不进行的反复行为(例如洗手、排次序、核对)。  

 

(七)躯体型精神障碍(Somatoform disorders 

分类颇多,其中常见: 

1)心身症(Psychosomatic disorder——心理因素引起生理毛病。 

2)体化症(Somatization disorder——心理因素引起身体不适,但没有生理基础。 

3)躯体变形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全神贯注于自己身体的丑陋。 

4)疑病症(Hypochondriasis——过份担心自己有病。 

 

(八)人为性精神障碍(Factitious Disorders——有意识地产生或伪装某些躯体或心理症状表现。  

 

(九)分离性精神障碍(Dissociative disorders 

对过去经历与当前环境和自我身份的认知,完全或部分不相符合。其中常见的有: 

1)分离性遗忘症(Dissociative Amnesia——对自己经历的重大事件突然失去记忆被遗忘的事件往往与精神创伤或应激性事件有关。 

2)分离性漫游(Dissociative Fugue——对于个人的身份搞不清楚,突然、出乎意料地离家或离开平常工作单位出外旅行。  

3)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简称DID——从前又名多重人格障碍(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简称MPD,就是存在两种以上明显的身份或人格(每一种都有他自己自我的认识),反复地控制他的行为。  

 

(十)性及性身份识别障碍(Sexual and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s)包括: 

1欲倒错(Paraphilias——包括:露阴癖(Exhibitionism)、恋童癖(Pedophilia)、性受虐癖(Masochism)、性施虐癖(Sadism)、异装癖(Transvestic Fetishism)等等。 

2)性身份识别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就是一种强烈而持久的交换性别的身份认识。坚持自己是另一性别,不喜欢自已目前的性别角色,喜欢异性服装及娱乐。 

 

(十一)进食障碍(Eating disorders)常包括: 

1)神经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强烈地害怕体重增加,害怕发胖,常采取引吐等方法,以消除暴食引起发胖。 

2)神经性贪食症(Bulimia Nervosa,暴食症)——持续性的过度进食,且无法自我控制,有时也会引吐以避免肥胖。 

(十二)睡眠障碍(Sleep disorders 

1)睡眠失调(Dyssomnias——基本上就是睡得不好,原因有非常多种,如自己体内因素造成的睡眠障碍,外在原因如天气热、生物时钟失调等等。

2)睡眠失常(Parasomnias——在睡眠中出现异常的发作性事件,例如睡行症(Sleepwalking Disorder,梦游症),睡惊(Sleep Terror Disorder)及梦魇(Nightmare Disorder)。 

 

(十三)习惯与冲动控制障碍(Impulse-Control Disorders——在过分强烈的欲望驱使下,采取某些不当行为,不但为社会所不容或给自己造成危害。例如:病理性赌博(Pathological Gambling)、病理性偷窃(Kleptomania)、病理性纵火(Pyromania)等等。 

 

临床障碍的成因 

下面是今天通用的变态心理学课本对各项临床心理障碍成因的解释。[2] 

 

(一)通常在婴儿、儿童或少年期首次诊断的障碍 

这类障碍的成因,被认为有两方面,就是生理上的或/和后天教养上的。例如说,精神发育迟缓可能源自染色体畸变、母亲怀孕时酒精中毒等。婴幼儿自闭症,今天的理论多从生理、基因、大脑、生理方面入手。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原因很多,生理和遗传上,都难有结论;父母和教师的态度也有影响;以大脑化学物质不平衡来解释,也很合理。至于品行障碍,原因是基于自身的特点,如遗传、生理,此外还有个人和家庭、学校、社会环境的相互作用。  

 

(二)谵妄、痴呆、遗忘等认知障碍 

这类障碍的成因,主要被认为是身体老化问题。例如,谵妄是因为老年而大脑的新陈代谢改变;其他如内分泌失调,或者亲人死亡或陌生环境,也能引发。痴呆可能是不同身体情况的后果,例如大脑感染疾病、乏氧、环境中的毒素、极端的营养不良,还有酒精、镇静剂等,也可带来大脑损坏。遗忘也和头部受伤、药品诱发、长期酗酒等有关。 

 

(三)与物质有关的精神障碍 

以依赖酒精为例,据说,有几方面的原因:(1)似乎有生理上的易感性,因为常在同一个家庭出现,可能因为基因决定人对药物的感受,所以能预测谁是滥用者。但是这仍不是决定性,其他如获得药物的环境和个人是否要使用,都有影响。(2)此外,物质能激通大脑的「快乐通路」,就是说药物带来快感,于是心理上预期自己依靠酒精。滥用药物的人,也常有反社会人格、情绪控制较差等等。(3)社会文化、家庭和宗教都有影响。饮酒者的子女饮酒的可能性比较高,可能和家庭教养有关。人所处的小环境,若有使用物质的人,也容易影响他滥用物质。

 

(四)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通常是遗传基因、脑功能、环境因素的复杂相互作用所产生的。生理方面原因有:例如脑室(Ventricle)扩大,大脑的前额叶(Frontal lobe)有损伤,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或作脑介),如多巴胺(Dopamine),异常。总而言之,生理上的异常之处甚多。有认为患者的人格有一些特征,如胆小、敏感、好幻想。生活上的应激性事件也可能是导线。患者家庭存在著一些不利患者的特点,如交流偏差,也有影响。所以现在一般认为「罹患精神分裂症是由于个体的易感素质与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五)心境障碍 

研究发现,它和遗传似乎有关,因为亲属中有抑郁症者,风险比较高。患者大脑构造有异,如控制感情的前额叶活动低,或杏仁核(Amygdala)扩大。大脑中的神经递质系统和激素也被发现有关联,如血清素(Serotonin)等异常。在心理方面,是因为遇见压力和创伤事件,如离婚、失业等,对世界和自己负面,没有支持的家人。综合而言,因人的生理易感性和心理易感性,遇见生活上有压力事件,激素影响神经递质而产生症状,又因缺乏人际和社会支持,于是感到绝望,产生心境障碍。 

其次,每个心理学派都有自己的解释理论,例如佛洛伊德派(Freudian school)认为是因丧失而自我刑罚;人本主义心理学则认为是未能完美地生活所产生的感觉和惧怕;行为主义(Behaviorism)也有它的解释,例如说,强化行为的因素消退,于是显得抑郁;认知心理学(Cognitive psychology)则有更多的理论,例如患者有负面的自我观、世界观、未来观,而且是到歪曲现实的程度。 

 

(六)焦虑障碍  

根据最新研究,惊恐障碍是大脑构造和化学物有不正常,大脑的蓝斑核(Locus Coeruleus)(「警报系统」)的遗传缺陷。心理上,人对身体感觉的灾难性曲解。恐惧症则是大脑杏仁核过度敏感之故,另一方面,他们误解了所面对的情形。至于强迫症,亦因大脑构造有异常,行为主义者的研究,则认为是操作约制(Operant conditioning),患者通常留意细节、智力精密、高度道德化、自律、完美主义者。 

总而言之,生理上,人从遗传得到紧张不安的倾向,也和大脑的神经递质有关。但只有遗传倾向,不等于马上叫人焦虑。若再加上心理因素,例如人若觉得世界是不可控制的,在麻烦时,就束手无策,若这样的认知强烈,产生焦虑。所以焦虑障碍是遗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 

 

(七)躯体型精神障碍 

此类障碍的真正原因,我们知道不多,但知道是心理影响,产生医学上未能解释的生理现象。只有疑病症比较多一点解释,据说是认知和察觉上的障碍,产生原因是生活压力,或家人有某些疾病。 

 

(八)人为性精神障碍  

除了患者心理上需要别人认为他们生病之外,真正原因未明。有理论表示,可能患者曾受虐待或忽略所致。 

 

(九)分离性精神障碍 

从生理方面解释分离性精神障碍的理论比较少,多从心理方面解释。分离性遗忘症被认为是患者应付极端痛苦的事件的办法,就是将它遗忘了。 

至于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传统解释是,有可能是童年受虐待,所以创造新的身份以逃避;此外患者有生理上的易感性,所以遗传不可忽略。但这障碍是心理治疗上最大的争议,现在很多人批评,这是心理治疗师提示的结果,惹来法律诉讼,于是有「虚假记忆症候群基金会」(False Memory Syndrome Foundation)为抗议它而成立。 

 

(十)性及性身份识别障碍 

性欲倒错(或性偏好障碍)——心理动力学的解释,如来自恋母情结等等,但这理论现已落伍。行为主义以反射解释,就是说,因为早期经历,唤起敏感性刺激。认知派的观点是,童年时所形成的性态度和尝试,会在成年后出现。从神经生物学观点而言,是神经递质失调之故,所以降低激素和阉割有效。无论如何,所有的假设都未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至于性身份识别障碍,虽有几个解释的理论,但真正的原因不知道。这些理论推测:基因有异、胎儿发育时荷尔蒙不平衡、与父母的教养和连结关系(Bonding)都有关系。 

 

(十一)进食障碍 

进食障碍的成因,生理方面,是大脑递质,如血清素,发生故障。虽然还未能从基因说明原因,但多数人认为是遗传因素和环境相互作用所致。进食障碍患者往往有个性缺陷,敏感,情绪不稳定。此外,与家庭互动和社会影响有关。厌食症患者常有完美主义者的人格、对身体外型有不合理期望,又因社会文化强调瘦为完美,所以得到强化。贪食症患者血清素不足,或因过度节食所致,同辈亦有影响。 

 

(十二)睡眠障碍 

睡眠失调原因有:(1)人体生物钟的控制(2)环境如光、声音、温度等(3)心理压力。睡眠失常,如梦魇和梦游症,多被认为是白天刺激所致。我们对梦魇的成因所知不多,对梦游症亦所知不多,只知它发生在「非快速动眼期」(Non-Rapid Eye MovementNREM)睡眠阶段。

 

(十三)习惯与冲动控制障碍 

病态赌徒为例,患者可能是从娱乐性赌博开始,变为病态;生理方面,大脑有异常,多巴胺不正常,以至患者需要额外的刺激。故此类障碍是生理和环境的相互作用。虽然这些障碍有不同程度的表现,但患者感到无力自我控制。 

 

从圣经看临床障碍 

上边是一般课本根据最近的研究,报告各种临床障碍的成因。当然,这只能作为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介绍,因为心理学研究是在进展之中,尤其是大脑科学的研究,更是对从物质和神经角度去了解行为,增加了很多知识。 

但是,从圣经去看这些五花八门的心理障碍呢? 

既然人的心理、行为、思想、情绪,都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大概无法完全识透。但是,我们必须分辨不同原因。首先,人的动机可能来自人自己的心,包括那些罪性;人的大脑、神经、生理的因素不能忽略,它们可叫人容易产生某种障碍(生理易感性);也可能是受家庭、社会、环境的影响所致;还有一点,是心理治疗界不愿意承认的原因:从灵界(魔鬼、上帝)来的影响。现在,就简单地把轴一的障碍归纳为几类,然后从圣经去分析: 

 

(一)纯粹生理问题,其表现与道德价值观无关。 

这一类障碍,比较容易鉴别,因为其表现与道德价值观无关,而且根据普通常理,我们也可以猜得出,它们是生理的结果。 

例如精神发育迟缓,孩子的智力比一般水平显著较低、适应功能缺陷。又或者自闭症孩子,生而缺乏社会交往能力,感情或言语交流都有障碍。这些都不是罪恶行为,而且从幼童时而显明,可见是生理问题,不是道德问题。圣经从不讲究世俗的智力,因为从神来的智慧最真实。「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九10)而且「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一27 

又如老年人易患的谵妄痴呆遗忘,患者记忆缺损,难于学习新信息,认知障碍。这些不是道德败坏,而且明显和年纪有关,或者头部受伤,故是生理毛病。但圣经有好消息,基督徒可以「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前四16)圣经说,义人「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九十二14 

至于分离性遗忘症分离性漫游,专家们知道的不多,所以我们也知道不多,但大有可能是身体毛病,况且把事情遗忘,本身不是罪恶。 

 

(二)明显属于道德和价值观范畴,虽然仍可能有生理原因。 

品行障碍——孩子若生来智力不足与道德价值观无关,但若是品行败坏,如打架、欺负他人、偷窃,又如对立性违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简称 ODD),则是典型的反叛不受教,罪恶的表现。圣经说:「智慧子听父亲的教训;亵慢人不听责备。」(箴十三1)「愚妄人藐视父亲的管教;领受责备的,得著见识。」(箴十五5 

人为性精神障碍,这类患者伪装有疾病,就是撒谎,无论是关于疾病或其他的谎言,撒谎就是撒谎。圣经说:「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撒谎的舌……」(箴六16-17) 「……魔鬼,……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 

性欲倒错包括:露阴癖恋童癖性受虐癖性施虐癖异装癖等,都可用「情欲、淫乱」来概括。圣经里充满「不可奸淫」(出二十14)的话,而且非常严厉。「……无论是淫乱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国。」(林前六9-10)「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就如淫乱、污秽、邪情、……」(西三5 

当人「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行为就走向「逆性」(罗一26),这一大堆性欲倒错障碍的表现,明显是「逆性」。 

罗马书这一段经文事实上主要是指同性恋,可惜今天的心理学界的一般气候大有不同。早在1963年,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简称APA)认为同性恋的是疾病,同性恋者是情绪受困扰的人。但是因为政治原因,1971年,APA投票决定以同性恋为正常,所以修改《DSM》,后来更进一步,不赞同任何专业人士帮助同性恋者去改变生活方式。[1] 今天,这世界又再进步,开始接纳同性婚姻了!心理学功劳不少!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可能是这类障碍中最不像道德问题的,也最可能最为生理影响所致的,但它仍牵涉纪律和节制的问题,故也是道德问题。圣经教导我们在各方面都应该有纪律,「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提后二5)另一方面,父母「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箴十三24 

 

(三)需要倚靠神面对生活困难,虽然可能有生理易感性。 

重性抑郁障碍躁郁症广泛性焦虑障碍惊恐障碍等,都可以归类于此。 

这一类障碍虽然有生理上的易感性(因为身体构造,容易患病),例如心境障碍的原因可能是基因、神经递质或者荷尔蒙的异常,但患者的心理因素也是原因,使用一个认知派的讲法,人若有「无助模型」(Learned helplessness),容易得抑郁,当生活压力出现,加上没有支持的家庭或社会,于是感到悲观绝望,产生心境障碍,甚至自杀。[2] 为什么会感到无助呢?心中没有神,所以不懂得支取神的帮助!的确,「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灵忧伤,谁能承当呢?」(箴十八14 

但是,圣经也告诉我们解决之道:「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著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 神。」(腓四6)所以「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 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五7)上边的课本告诉我们,旁人的支持,可以减低抑郁或焦虑的发生,若人有神顾念他,安慰他,又有教会中的弟兄姐妹支持他,岂非胜过一切?「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 

至于惧怕,圣经也有很多话:例如「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诗五十六3)「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来十三6 

安慰帮助了很多人的登山宝训说:「不要忧虑说,……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六31-34)还有「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太十29-31 

恐惧症似乎例外,因为有特定对象,例如广场恐怖、社交恐怖等等,但是,神若能帮助我们胜过其他紧张和忧虑,当然也可以帮助我们胜过这些。「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诗五十六3)「 我曾寻求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了一切的恐惧。」(诗三十四4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是无法忘记异乎寻常的威胁性或灾难性事件,但是圣经应许我们:「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二十三4)「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三十5)。从神那里支取力量,可帮助我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三13)。 

强迫症OCD)患者虽然未必是进行一些不道德的行为,例如洗手、排次序、核对等,但是,若不断地这样做,表示患者忧虑,未能凡事交托,就是不知道上帝掌管一切,而且神能管理很细微的事情:「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吗?但在 神面前,一个也不忘记;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路十二6-7 

既然疑病症就是过份担心自己有病,神的话绝对可以安慰人。「我心里多忧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欢乐。」(诗九十四19)的确,「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太六27 

睡眠失调就是失眠或睡得不好,原因很多,例如咖啡过多、温度不适、荷尔蒙失调,或者一个人生来不容易入睡,都是生理上的原因。但心理上的原因也非常明显,例如心中有忧虑,于是更碾转反侧。圣经说:「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传二23),但这是可以倚靠神渡过的,「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诗一二七2 

躯体型精神障碍,如心身症体化症,都是心理因素引起身体不适。例如哮喘、血压高、头痛,都可算心身症。心理或情绪可以影响身体,或带来身体毛病,不是新鲜事。虽然圣经并没有太多讨论,但也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乾。」(箴十七22)所以基本上也可算是没有倚靠神的结果。 

 

(四)罪恶和放纵所带来的问题,虽然有生理易感性。 

习惯与冲动控制障碍,例如病理性赌博病理性偷窃病理性纵火等明显是罪!「偷窃的、贪婪的、……不能承受 神的国。」(林前六10)「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约十10)而且《DSM》也称之为「冲动控制障碍」,就是放纵、没有节制。 

物质依赖物质滥用(如滥用酒精、依赖酒精,以至酒精中毒,或其他药物)和贪食症(暴食症),很明显是放纵,不能节制,无法胜过试探诱惑。 

无论放纵的是赌博、纵火、偷窃、酒精、毒品、色情、食物(以至暴食),答案都是一样:「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节制。」(加五)人怎样才能有圣灵居中,以至能结出节制的果子呢?「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弗一13 

保罗在罗马书讲过很多关于抵抗试探的问题,他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 神,靠著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七24-25)「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罗十三14 

 

(五)价值观不合圣经,不管有没有生理原因。 

躯体变形障碍,患者全神贯注于自己身体的丑陋部位,不满自己的外表,于是想办法去整容。首先,患者的价值观不合圣经,因为「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箴三十一30)。 

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则不喜欢自已的性别,有强烈的欲望要去改变性别。这也是表现他不满足于神的安排。 

上边两个障碍,都有一个相同的问题,他们不明白,无论是性别、是外貌,神所赐的是最好:「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雅一17)我们应该接受神的安排:「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甚么这样造我呢?』」(罗九20 

厌食症患者强烈地害怕体重增加,害怕发胖,这也是价值观问题。这类障碍的患者不是正常的适度的保持体重,而多是因为文化流行纤瘦,所以过份地避免进食。圣经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 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2 

 

(六)有可能是邪灵问题,虽然不能绝对否认生理的可能性。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主要症候是妄想和幻觉,显然患者不能察觉物质世界的现实。专家已鉴别一些物质身体上的特征,但我们难以认定,病因是纯粹生理问题。 

而且还有其他人,包括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怀疑它和灵界有关。例如有一个灵异网页直指,精神分裂是邪灵附身所致。[3]相当多的灵异人士也指出,这可能是灵界问题,请见:「新纪元技术、心理治疗技术、心理障碍」文。 

因为圣经没有清楚讲到任何精神障碍的问题,基督徒通常不愿意肯定精神分裂是邪灵附身,但其症状的确和邪灵附身有相似之处,所以私下怀疑的人不少,也有基督徒尝试分辨精神病和被鬼附。[4] 有一件事,基督徒可以肯定,既然人间疾苦来自罪恶,「行恶受苦」(彼前三17)是有可能的。所以若说某些精神分裂患者是罪恶惹来恶魔附身,是合理的猜测。 

分离性精神障碍,尤其是其中的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或重人格障碍,MPD)是也是非常可疑,难以否认邪灵骚扰的可能性,因为历来被邪灵附身的表现亦如此。有基督徒护教学家指出MPD和通灵活动非常相似,而其中常有邪恶的个体(Entity)出现,所以视之为邪灵假扮,非常合理。[5] 另一方面,世俗专家们也同意,DIDMPD,和与之同来的「虚假记忆症候群」(False memory),是非常有争议的事情,故暂不讨论。 

睡眠失常,如梦游症,专家们现在所知不多,虽然有心理和生理上的解释,但认为这是灵界问题的非基督徒,大有其人。[6] 

面对这样众多还没有办法肯定分辨的问题,只好承认人类无知,最终还是需要倚靠神应付各种生活上的问题,包括心理障碍或邪灵骚扰。 

 

(七)怎样对待生理问题? 

在上边所列举的几类的临床障碍中,虽然有很多牵涉道德问题,没有一类是可能完全否定生理因素的。基督徒应该怎样看待生理对我们的影响呢? 

试想,人若遗传得暴躁的脾气,故非常容易冲动,他是否就发脾气有理?还是他应该学习节制,、拒绝试探?圣经说:「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九27)。同理,人若容易忧郁、容易放纵性欲,岂不也是应该靠主胜过?圣经辅导员韦尔契(Ed Welch)说:「生理顶多好像一个引诱我们犯罪的朋友,这样的话,这个朋友是你的考验,但你可以指责和抵挡他。」[7] 事实上,我们的肉体(包括生理)和魔鬼整天都在诱惑我们去犯罪,但是,一如使徒保罗所言,「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七18),但是「感谢 神,靠著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25节) 

还有一点,我们必须考虑,这些障碍的生理现象,是成因?还是后果?仍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请见:「大脑、基因、情绪、行为、精神药物」。那么,就更叫基督徒倚靠神胜过罪恶,渡过困难。 

 

结论 

轴二的人格障碍比较多道德价值问题,所以治疗成积并不理想。这里所描述的轴一临床障碍却有不同的原因,有一些显然纯粹是生理问题,所以治疗办法亦五花八门,故此成积不统一,故不另外专门讨论。 

无论如何,基督徒依赖神渡过每一个困难。「因为凡从 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五4)「靠著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八37)感谢神!

 

 



[1] 分类主要是根据Richard P. Halgin & Susan Krauss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Clinical Perspective on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Boston: McGraw Hill Higher Education, 2009), p. 46-47。对每一项障碍的描述,主要是根据从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454298.html?retcode=0下载的中文DSM-IV

[2] 资料主要来自:

王建平、张宁编,《变态心理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钱铭怡主编,《变态心理学》(北京大学出版,2009);

V. Marck Durand & David Barlow, Essentials of Abnormal Psychology, 3ed. (Pacific Grove, CA: Thomson Wadworth, 2003)

Richard P. Halgin & Susan Krauss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Clinical Perspective on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Boston: McGraw Hill Higher Education, 2009)

 



[1] Jeffrey Satinover, Homosexuality and the Politics of Truth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1996), p. 31-37.  [2]王建平、张宁编,《变态心理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页191-200[3] Glenn Russel, “Demon Possession Causes All Types of Mental Illness Including Schizophrenia” (http://www.spiritualistresources.com/cgi-bin/rescue/index.pl?read=92).[4] 例:「精神病患者和被鬼附者的分别」(http://www.jonahome.net/article/article/2006-8-1/682-1.htm)。Pastor Steven Waterhouse, “How to differentiate Demonic Possession from Schizophrenia”( http://mentalillnesspolicy.org/coping/demonic-possession-mental-illness.html).[5] John Ankerberg & John Weldon, 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p.107-10. [6] 例:“Causes of sleepwalking and its treatment” (Spiritual Sc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 http://www.spiritualresearchfoundation.org/spiritualresearch/spiritualscience/sleep-walking) [7] 爱德华.韦尔契,「同性恋」,爱德华.韦尔契等著,张逸萍译,《走出心理幽谷》(美国:真生命辅导传道会,2008),页159

 

 

请参考有关文章: 

写给在大学修读「变态心理学」的基督徒 

从圣经看「人格障碍」 

新纪元技术、心理治疗技术、心理障碍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igel.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igel.html

 

 

主页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