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界线难分 

改编自不要误导众信徒,回应陈天祥等(《时代论坛》第一一五三期.○○九年十月四日

张逸萍

 

当我前一阵和几个人在《时代论坛》辩论 时,他们其中有人抱怨,说我是在倒脏水时,连同婴儿也倒了。事实上,董建林教授早这样说:「心理咨询并非必然从魔鬼而来。……如果这只是针对超个人心理学和超心理学,还勉强说得过去。如果是针对整体心理学,未免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鲁莽!……除《圣经》以外其他均属魔鬼的极端思维,在倒脏水时,连同婴儿也倒了!」[1] [1]

首先,是否只有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或作心灵学)和超个人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才勉强算灵异?这两派绝对明显是灵异神秘。前者研究和实验灵异现象;后者研究冥想和各样非物质界的现象,甚至有超个人心理学家公开交鬼,应该不可能有基督徒为这两学派护航。【虽然我是这么想,但后来也发现,二三十年前邱清泰博士邀到港台教会,推动心理学的高联思(Gary Collins),也是美国基督徒心理学家中的一位领袖,他表示:「心灵学……是对罕有的灵异事件的认真研究,基督徒不应该完全忽略或忽视这门学科。」[2] 基督徒心理学家还有什么不能接纳的?暂时不谈这个。】

其他心理学学派呢?我的答案是: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现在界线难分!

什么是新纪元?我给它的定义是——将东方宗教、西方玄学、和各种迷信、邪术,重新包装,以迎合现代社会人士。如果你请一个基督徒学习冥想打座,他一定拒绝,甚至非基督徒也大有可能回避;但若你对他说:这是一个心理科学技术,叫做积极思想之类,甚或松弛技术,那么他们就疑心消除。因此,很多研究者都指心理学为导引新纪元走进社会、学校、教堂的最佳桥梁。

 

心理学的邪术渊源

打从心理学鼻祖开始,心理学和灵异神秘事情就结下不解之缘,很多学派的奠基人支持并实践各种冥想技术。请见「心理学家的上帝观、道德观、冥想观」,尤其是冥想观。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曾经使用催眠术,但后放弃催眠,改用自由联想(Free Association)和解梦。

另一个鼻祖容格(Carl Jung)十分灵异,他研究、练习、推荐各种冥想技术,又研究瑜伽、佛教等。因他所发明的理论可解释灵异事情,所以在新纪元圈子中大受欢迎。

容格交鬼是一个公开秘密。他曾形容自己的整个房子「充满了灵体」,家人都觉得在闹鬼。他说:「腓利门(Philemon[一个灵体])在我里面对我讲话,我感到不得不处理和表达这些话。」于是《死人讲的七篇道》(Septem Sermones)从他里面涌出来的。此事就是他「日后的无意识理论的前奏」。之后,他常听到死人的声音。[3] (我必须问:他的理论有多少直接间接来自鬼灵?)已退休中文大学心理催眠术教授陈天祥可能想办法圆说,但很多有识之仕都同意容格交鬼。

罗杰斯(Carl Rogers)不大力推动冥想,但也承认有冥想经历。[4]他晚年的思想也渐渐接近新纪元,他预言将来的人类,不但对道德开放(他自己反抗传统道德,例如主张开放式婚姻等),更对变异意识状态(冥想)、灵异现象、神秘宗教的观点感兴趣。[5]

今天,罗杰斯的预言应验在我们眼前,心理学功劳不少。

马斯洛(Abraham Maslow)的需要层次理论,家诵户晓,他所讲的第四层需要,就是「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和其「高峰经历」(peak experience),最引起争论。马斯洛坦白承认,高峰经历和神秘经历,基本上是一样的。[6] 达到此境界的人,就实现了自己的潜能。换言之:藉著各种冥想或瑜伽等新纪元技术,提升潜能,于是成功致富。

 

愈来愈新纪元

不奇怪,人本主义心理学(Humanistic Psychology)后来在社会上推动了新纪元运动中的人类潜能运动;在学术界中发展出更灵异的「超越个人心理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简称:超心理学)。

根据「超心理学协会」的介绍,它是结合现代心理学和属灵事物的一新兴学派。一面继承马斯洛的观念,另一方面,它的渊源可追溯于佛教、道教、印度教、回教神秘宗、天主教和东正教修士等等的做法。[7] 请不要以为这是一个旁门左道,它现在越来越流行。《今天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杂志上常常出现超心理学课程的广告,大学亦纷纷开设课程。

加州大学圣地古斯分校(U. C. Santa Cruz)校外课程是为在职人士进修而设,所开设的课程都是最新颖最需求的,留意一下它的课程,可以看见任何学科的趋势。我留意到很多冥想和新纪元的心理学课程,有一次,有一个吓坏人的课程:「你的亲人活在你里面」,课程简介说:「本课程教你怎样和已死的亲人继续交往……[8] 心理学教人交鬼!

坊间书店有两本书,一本叫《给笨蛋读的心理学》[9],一本是《白痴的心理学导论》[10],表示这两本书是写给完全不懂心理学的门外汉,给他们一个最简单的介绍,所以它们的内容一定是最基本的资料。我发现两本书都谈到催眠术和冥想两个题目。有一次,我翻一翻心理学最流行的杂志——《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最近十年的刊物,发现谈到催眠、冥想、瑜伽、禅座、变异意识等题目的文章,不下几十篇(可能近百篇)。可见,冥想和催眠是心理学中的基本和流行的技术。

 

进到教会来

更令人伤心的是:基督教心理学中亦有催眠和冥想。我开始留意心理学的问题,是因为神让我碰到中国教会中,一所名气响当当的心理辅导中心,使用新纪元技术而开始。后来我发现,基督教心理学中亦有各种冥想技术,美国教会内有很多「基督徒催眠治疗师」,[11] 甚至有一阵,我看见有一个基督徒催眠师协会。我本以为这是美国教会才有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中国教会的「心自宽辅导及训练服务」开设「催眠证书班」。陈天祥教授也常教授催眠术。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上边提到的高联思说:基督徒心理学家,从不同的地方学得不同的心理技术,近年教会内有人极力谴责催眠术和观想等,他们的批评也不是没有理由,我们只要小心去用,不必和这些人争论。[12] 意思就是说,你要用就用罢,不要管那些批评你的人。

至于冥想,就更是临琅满目。请见本网版上的一些文章,如「积极思想/观想」「催眠术」「冥想」,你可以知道,冥想已经以不同的名字和变化方式,在社会上流行,又拜心理学之赐,进到教会。

所以,如果到大学去读心理学,难保不学到一点新纪元技术。如果去见心理辅导,难保他不使用新纪元技术。即使是基督徒心理辅导,会有很大的不同吗?

 

《邪魔登讲台:心理学和邪灵启示》

可能有人说:既然有学者使用冥想催眠等技术,也许是可以接受的。说到底,新纪元是否等于祸害?

如果说,凡有「新纪元」标签的事物都是邪恶的,也许难于说服所有人。但若说,邪灵藉著交鬼之人所发表的谈话,基督徒都应该拒绝,这否很合理呢?(也许陈天祥不同意,说这是思想模式错误。)

拙作《邪魔登讲台》[13] 的研究指出,邪灵藉著新纪元通灵人士(交鬼者)所发表的教导,大部分可以在世俗心理学中找到,过半数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学中找到。

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吻合呢?我想原因有二:(1)心理学愈来愈新纪元化,所以很多心理学家,包括基督徒心理学家,都推荐和教导各种冥想技术,和新纪元哲理;(2)邪灵们不但教导泛神论、轮回、冥想办法, 它们也教导很多新纪元人生哲学和流行心理学。请见下面的例子:

一只邪灵说:「这内心幼童(Child within)没有获得足够的爱」,我们需要让他(或她)获得所需要的,否则,这孩子将「倔强地拒绝长大」。结果,有些人在他们的成年人生命中,「不断将他人视作父母」,「很多人在他们的人际关系中,是寻求一个母亲,不是妻子、爱人、或朋友。」他们可能找到一个愿意扮演母亲角色的人,虽然如此,「他们终于还是会说:『无论你多努力尝试,你总不是我的母亲!』」 无论如何,他们继续「将每一个人当作自己的母亲。」[14]

它的意思就是说,童年伤害造成成年后的人际关系问题。请问这和我们常在教堂中听到的心理学是否有很大的分别?如果有基督徒不知道今天教会流行原生家庭探讨,追究父母祖宗三四代怎样伤害自己,他是活在另一个现实里。

有谁没有听过自爱自尊?想我们在教堂内外都听过上百万次!现在请见另一只邪灵的书《喜悦之道》:有一章「自爱的艺术」,里面的次标题包括:「爱自己就要按你的现状来接纳你自己」「爱自己就要离开内疚」等;另一章「自我尊敬、自我尊重、和自我价值」,次标题包括:「你怎样对自己,别人也怎样对你」「自我价值就是注重你的感受」等。[15] 此书的内容和流行心理学相似之处,我预期任何基督徒读到它,都会瞠目结舌。

任何圣经里没有的道理,无论是邪灵们发明,或是支持,基督徒都不应该接受。

请再请读《邪魔登讲台》,还有很多其他例子,然后作个判断,请勿让其他人影响你。

 

仍需保留好的?

「在倒脏水时,连同婴儿也倒了!」这句话本来是美国基督徒心理学家用来反击Dave Hunt的话,Dave Hunt是美国教会中一个新纪元研究员,也常指责心理学。意思就是说,当清除坏东西时,不能把好东西也丢掉。

我想,这不是一个适合的比喻。婴儿如果冲走了,无法取代,婴儿比金银珠宝更宝贵,即使妈妈能再生一个,也不是同一个婴儿。但是,心理学呢?它里面是否有一些无法取代的好东西?有什么非留下不可的?试想,佛洛伊德之前,世界还没有心理学以前,人类的问题是否解决不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心理学来了,世人的心理健康是否进步了?请见「心理学的效用」,尤其请留意杜布森博士的话。

此外,我想到两个更适合的比喻:每个麦当奴快餐店外面都有一个大垃圾箱,里面一定还有可以吃的汉堡包,可能是小孩子咬了两口,还剩下一半的,还有半袋炸薯条。我们有没有需要到那个大垃圾箱把这些都捡出来?「啊,不要在倒脏水时,连同婴儿也倒了!」

还有,1997年,禽流感爆发,开始时,只有 4000 鸡只染病死亡,十八人受感染,造成六人死亡。但是,该年底,香港政府扑杀了约一百五十万只鸡。[16]  有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反应过剧?说:「不是所有鸡都有病啦,真是暴殄天物!啊,不要在倒脏水时,连同婴儿也倒了!」 

我曾经问:为什么我们不把《摩门经》、佛经、孔子学说、共产主义等学说中好的部分带来教会?为什么独有心理学可以例外?从来没有一个基督徒回答这问题![2] 

我想,除了心理治疗员的米缸,大概没有什么是非保留不可的。

 

结论

恐怕我的书籍和文章会影响一些人的生意,所以我预期有人反驳、吐骂、恐吓、歪曲事实、人身攻击,但是上帝给我看见这些问题,为了警惕弟兄姐妹们,即使殉道,我亦绝对不敢做一只「哑吧狗」(赛五十六10)。

弟兄姐妹们,基督徒辅导们,我所陈列的问题还不够多吗?何必在洗澡水中苦苦寻搜可能存在的婴儿?请放弃心理学。

 

 

 



[1]本网版上的其他文章,已经回答了董建林教授大作「浅析《圣经》辅导、教牧辅导与心理咨询的关系」中的几个论点。请见「心理学的效用」、「心理学岂不是 科学?真理?上帝普通启示?」、「内在医治」。 

[2] 事实上,只有一次,当我在《时代论坛》辩论 时,我也问过同一个问题,我的对手们没有回答,但是,文章屁股后,有一人回答说:「可以抽取其中好的部份带来教会的……我从来就觉得不应该视其他宗教如洪水猛兽。」想他来自环球一神教(Unitarian Universalist,很多福音派信徒不承认这是基督教),至少是自由派基督教。其他信仰纯正的基督徒,从没有回答。



[1]董建林,「浅析《圣经》辅导、教牧辅导与心理咨询的关系」(http://www.godoor.com/article/list.asp?id=1348 [2] Gary Collins, Can You Trust Psycholog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88), p. 152-56. [3] C. G. Jung, trans. by Richard and Clara Winston, ed. by Aniela Jaffe, Memories, Dreams, Reflections (New York: Pantheon Books, 1963), p. 189-192. [4] Carl Rogers, A Way of Being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80), p. 129-30. [5] Richard Evans, Carl Rogers: The Man and His Ideas (New York: E.P. Dutton and Co., Inc., 1975), chapter on “The Emerging Person.” [6] A.H. Maslow, Religions, Values, and Peak-Experiences (New York: Penguin Books, 1994), p. 19-21. 请再见「新纪元运动(5)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NAM/Nam5.htm的解释。 [7] Association of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的网版  http://www.atpweb.org/  [8]  UCSC Extension course catalogue, Winter 96, Psychology # X480.12, “Your Loved One Lives on Within You.”  [9] Adam Cash, Psychology for Dummies (New York: Hungry Minds, 2002).  [10] Joni E. Johnston,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Psychology, 2nd ed.  (New York: Alpha, 2003).  [11] 例如「Christian Center of Hypnotherapy」(http://www.forministry.com/USNVNONDECOL1/  [12] Gary R. Collins, "What is Christian Counseling?", ed., Gary Collins Case Studies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Dallas: Word Publishing, 1991), p.11-13.  [13] 张逸萍,《邪魔登讲台》(Towaco, NJ:生命出版社,2009)。  [14] 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Fl: NPN Publishing Inc., 1988), p. 118-120.  [15] Sanaya Roman, Living with Joy (Tiburon, CA: H. J. Kramer, 1986),  Ch. 5 and 6 table of content.  [16] 陈森治,「香港控制禽流感新措施」,《家禽世界现代畜殖合订本》,九八年八期,页11-12(http://www.miobuffer.com.tw/clwm /199806/14.htm)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dy5i.html

 

 

 

 

 

回「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回「中国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学主页

回「真道争辩护教学」主页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