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誘導基督徒偏離真道的三步曲

 

有人對我抱怨﹕「心理學不是完全錯的!」

我﹕「我哪奡蕃‘收O完全錯的?」

「這個嘛……我聽人家說的……你說它偏離真道嘛……」

「請見下面的文章。」

世界上沒有一種學說、一個道理、一套哲學是完全錯的。摩門經、佛經、孔子學說、共產主義等等,都是有錯有對、有好有壞。為什麼基督徒唯獨將心理學帶到教會來?  請考慮《邪魔登講台》 所陳述的事實,然後請再看「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 」的總論。 

 


 

《心理學偏離真道》第二章 「三步曲」

有一個寓言故事﹕一個阿拉伯人帶著一隻駱駝在沙漠旅行,阿拉伯人晚上睡在一個小小的帳蓬裡,駱駝睡在帳蓬外面。半夜裡,駱駝對主人說﹕「外面很冷,我可否把我的鼻子伸到帳蓬內取暖?」阿拉伯人對駱駝說﹕「帳蓬很小,容不下你和我。」駱駝再三懇求,一個鼻子佔不了太多空間,於是主人心軟了,讓牠把鼻子伸進來取暖。過了一回,駱駝又再提出要求﹕「好心點,只是一個鼻子溫暖無濟於事,我可否把頭也伸進來。」一步一步,駱駝把前足、胸部、胃部…,慢慢全身都鑽到帳蓬裡。最後,駱駝睡在帳蓬裡,阿拉伯人睡在帳蓬外。這個寓言也正展現在我們眼前﹕

 

第一步     

我經常留意到一些教會講座題目,如﹕「夫婦溝通藝術」、「怎樣和小孩子溝通」、「男女溝通」等等。似乎大家都相信人際關係和諧與否全在乎溝通技巧好不好。

黃博士說﹕「Dr. Gottman是全美國最用心血去研究婚姻的學者之一…婚姻關係可比喻為一個銀行帳戶,只要彼此『存款』(如多表達愛)與『提款』(如彼此傷害)的比數大於五比一…他們的婚姻不會出現大的問題。由此可見…彼此溝通、衝突處理與解決問題的訓練…不可缺少…」[1]

但是,黃博士繼續解釋﹕「還有位極受尊敬的心理學家Dr. Jacobson…是位真正在從事婚姻治療的權威。所不同的是Dr. Jacobson從他所做相當嚴謹的實證研究(Empirical Studies)發現,如果僅僅用社會交換理論,與由此衍生的『溝通與衝突處理訓練』來解決婚姻問題的話,成效並不理想。他的研究顯示,夫妻在最需要運用這些技術知識,也就是吵得臉紅脖子粗的當兒,往往將訓練過的溝通技巧全然拋置腦外。同時他發現,只接受這類訓練的夫妻,婚姻問題的復發率也高得令人失望。」[2]

要講究溝通技巧本身並沒有任何不對,而且實在是好事。問題是單單講究技術能有多少效用,溝通當然可以澄清一些誤會,但是否所有人際問題都是誤會或無心之失呢?聖經上也有很多地方講及溝通技巧,但是聖經從來不會只在行為上作教導而忽略內心的改變。耶穌曾經講過一條定律,「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太十二34)。看樣子,如果一個人不先把內心的苦毒、妒忌、憎恨、驕傲、自私、詭詐、虛假等等徹底清除,只是講究溝通技巧,恐怕只能作有限度的改進。(請見「溝通能解決萬事?」一文)

既然大家都明白單單講究溝通技巧不能有效解決問題,怎麼辦呢?

 

第二步

黃博士繼續解釋,「人在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的成長經驗,深深地影響他(她)日後的婚姻愛情關係…每個人的成長過程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心理創傷。有的父母只會批評,不懂鼓勵…不管子女性向如何,逼他們要承繼父母『未竟之志』…危害心理的健全發展。」[3],又解釋說,兩個人之所以會墮入愛河,「往往是因為我們潛意識認為對方…可以滿足我們心底深處的需要、醫治過去留下的心理創傷…我們潛意識中要求配偶成為自己從未有過的『完美的好父母』…心理上便退化為嬰孩狀態…處於婚姻中的兩個『大嬰孩』…總是期望對方…主動地滿足自己的需要…當人達不到自己對婚姻愛情的期望,便常會覺得是對方欠了自己的債」[4]。難怪最近中國教會流行「原生家庭探討」,一位姊妹說﹕「原生家庭是個人所出生、成長的家庭,至少包括自己、父母和祖父母三代…除了少數…大部分的人是在不完美的家庭…長成…林牧師就要求我們繪制『家庭結構圖』…回顧家庭環境對自己的價值觀及人生方向的影響。當我深入了解自己的家庭結構、角色扮演及家人關係之後,就能選擇不作『受害人』(Victim),而成為『受傷的醫治者』(Wounded Healer)」。[5]

既然溝通技巧被證實不能解決問題,心理學家就告訴我們,我們的問題都是父母傷害的結果。這是一個罪惡的世界,人人都是罪人,大家互相傷害,可是一般人不必等待別人指點,早就看見別人傷害自己,卻看不見自己傷人的事實,正如耶穌所講的,「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太七3)罪人的天性而已。聖經又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腓三13),所以基督徒不應該追尋誰曾經傷害自己。(請見「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一文)

但是探討原生家庭,知道誰曾經傷害自己,是不是就能夠解決我們的人際問題呢?黃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中表示﹕「不知傷在何處,如何進行內在醫治?」[6]一位推動內在醫治(Inner Healing)的人說﹕「我們也要從記憶著手處理過去的傷痕…可參考心理學的研究,嘗試了解一些問題的成因,但心理學只能幫助尋根究底,未能提供正本清源的良方。」[7]

呀!原來還有下文。

 

第三步

你有沒有留意到,「內在醫治」已經在中國教會展開了?有一篇介紹的文章說﹕「想像耶穌帶領進入一座花果豐盛的園子,在那裡接受耶穌的代禱…從在母腹成孕開始,回顧過去人生中的每個階段,每到一處都儘可能重組現場實況,並察覺耶穌臨在的位置。」[8]張醫師也有一個例子﹕「將禱告的內容構成一個"生動"的畫面…構成一個"意境",用信心藉著聖靈的帶領經歷到此意境的"產生""出現"。」[9]例如﹕「想像自己被對方仇恨的繩子捆綁…這時他禱告,求主釋放他…用聖靈的寶劍將他身上仇恨的繩子一條條砍斷…求主藉著這樣的想像,使案主的內心得醫治。」[10]

內在醫治不過是新紀元觀想(Visualization)技術的另一個面目,[11]唯一的不同是使用觀想(冥想中的一種)去想像耶穌臨近出現,你以為自己邀請耶穌,可惜應邀的不一定就是那位真的耶穌。聖經說﹕「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請參讀「內在醫治 」文。)

John Court是一位基督徒催眠師,他說﹕「…比較催眠術和內在醫治…有一些基督徒作者認為這兩個醫治方法基本一樣,表面上的差別不重要…我主張,內在醫治和催眠是相似的,而且是相輔相成的。」[12]於是Court詳述兩個催眠治療的個案,案主在催眠術下回溯童年,尋找往日的創傷,邀請耶穌來療傷,最後結論說﹕「我認為不需要爭論到底內在醫治和催眠哪一樣比較好,但是現在的過個案顯示醫治禱告不一定能夠處理所有需要解決的地方。」[13]換言之,Court認為內在醫治雖然和催眠類同,但是效用不及催眠術。

請千萬留意,催眠術是邪術,就是聖經所講的迷術。聖經說﹕「你們中間不可有…行邪術的,用迷術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申十八10-12)問題極其嚴重。(請參閱「催眠術」一文)

你會驚奇於教會中居然有基督徒催眠治療專家嗎?其實一點都不值得奇怪,佛洛伊德就曾經運用催眠術為人治病。[14]二三十年前被邱清泰博士帶到港台兩地演講,向中國教會推動心理學的 Gary Collins 也認許邪術,說﹕基督徒心理學家從不同的地方學得不同的心理技術,近年教會內有人極力譴責催眠術和觀想等,他們的批評也不是沒有理由,我們只要小心去用,不必和這些人爭論。[15]所以,基督教心理學中有催眠治療是順理成章的事。

 

結論

第一步是人的智慧,比不上聖經高明,也不能給人改變的力量,可有可無,騷不著癢處;第二步是違反聖經原則的道理;帶來最後一步,就是基督教招牌下的各種邪術。三步曲。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今天教會所面對的問題,原來保羅已經和提摩太討論過,當時有一些「世俗的虛談和敵真道似是而非的學問」(提前六20),保羅勸提摩太「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遠避世俗的虛談」(提後二15-16),因為「有人自稱有這學問,就偏離了真道。」(提前六21)。

 

 


[1]黃維仁,「婚姻的解析與重建」,使者9-10/96p.51-52[2]Ibid.,p.52。[3]Ibid.,9-10/96,p.54。[4]Ibid.,11-12/96,p.52-54。[5]綠蒂雅,「記使者南加州未婚基督徒營會」,使者1-2/97p.54[6]黃維仁,「基督徒可用心理學嗎?」,使者9-10/97p.41[7]陸惠珠,「心靈重整之旅﹕淺談『內在醫治』」,海外校園,四十二期,2000年八月,p.21[8]Ibid.,p.22。[9]張惠寬,心靈治療(台北﹕天恩出版社,民國83年),p.82-83[10]Ibid. ,p.83-84.[11]張逸萍,《新紀元的陷阱》(Petaluma, CA﹕中信,2001),p.149。[12]John H. Court, “Hypnosis and Inner Healing,” Journal of Christian Healing, Vol 9, No. 2/ Fall 1987, p.29.[13]Ibid., p.35.[14]Dave Breese, Seven Men Who Rule the World from the Grave (Chicago: Moody Press, 1990), p. 130-32.[15]Gary R. Collins, "What is Christian Counseling?" ed., Gary Collins, Case Studies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Dallas: Word Publishing, 1991), p. 11-13.

 

 

 

 

回「基督徒和心理學」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