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诱导基督徒偏离真道的三步曲

 

有人对我抱怨﹕「心理学不是完全错的!

﹕「我哪里曾说它是完全错的?

这个嘛……我听人家说的……你说它偏离真道嘛……

请见下面文章

世界上没有一种学说、一个道理、一套哲学是完全错的摩门经、佛经、孔子学说、共产主义等等都是有错有对、有好有坏,为什么基督徒唯独将心理学带到教会来?考虑邪魔登讲台 所陈述的事实,然后请再看理学和新纪元运动的总论


 

心理学偏离真道章 「三步曲

 

有一个寓言故事:一个阿拉伯人带著一只骆驼在沙漠旅行,阿拉伯人晚上睡在一个小小的帐蓬里,骆驼睡在帐蓬外面。半夜里,骆驼对主人说:「外面很冷,我可否把我的鼻子伸到帐蓬内取暖?」阿拉伯人对骆驼说:「帐蓬很小,容不下你和我。」骆驼再三恳求,一个鼻子占不了太多空间,于是主人心软了,让它把鼻子伸进来取暖。过了一回,骆驼又再提出要求:「好心点,只是一个鼻子温暖无济于事,我可否把头也伸进来。」一步一步,骆驼把前足、胸部、胃部…,慢慢全身都钻到帐蓬里。最后,骆驼睡在帐蓬里,阿拉伯人睡在帐蓬外。这个寓言也正展现在我们眼前:

 

第一步     

我经常留意到一些教会讲座题目,如:「夫妇沟通艺术」、「怎样和小孩子沟通」、「男女沟通」等等。似乎大家都相信人际关系和谐与否全在乎沟通技巧好不好。

黄博士说:「Dr. Gottman是全美国最用心血去研究婚姻的学者之一…婚姻关系可比喻为一个银行帐户,只要彼此『存款』(如多表达爱)与『提款』(如彼此伤害)的比数大于五比一…他们的婚姻不会出现大的问题。由此可见…彼此沟通、冲突处理与解决问题的训练…不可缺少…」[1]

但是,黄博士继续解释:「还有位极受尊敬的心理学家Dr. Jacobson…是位真正在从事婚姻治疗的权威。所不同的是Dr. Jacobson从他所做相当严谨的实证研究(Empirical Studies)发现,如果仅仅用社会交换理论,与由此衍生的『沟通与冲突处理训练』来解决婚姻问题的话,成效并不理想。他的研究显示,夫妻在最需要运用这些技术知识,也就是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当儿,往往将训练过的沟通技巧全然抛置脑外。同时他发现,只接受这类训练的夫妻,婚姻问题的复发率也高得令人失望。」[2]

要讲究沟通技巧本身并没有任何不对,而且实在是好事。问题是单单讲究技术能有多少效用,沟通当然可以澄清一些误会,但是否所有人际问题都是误会或无心之失呢?圣经上也有很多地方讲及沟通技巧,但是圣经从来不会只在行为上作教导而忽略内心的改变。耶稣曾经讲过一条定律,「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看样子,如果一个人不先把内心的苦毒、妒忌、憎恨、骄傲、自私、诡诈、虚假等等彻底清除,只是讲究沟通技巧,恐怕只能作有限度的改进。(请见「沟通能解决万事?」一文)

既然大家都明白单单讲究沟通技巧不能有效解决问题,怎么办呢?

第二步

黄博士继续解释,「人在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的成长经验,深深地影响他(她)日后的婚姻爱情关系…每个人的成长过程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心理创伤。有的父母只会批评,不懂鼓励…不管子女性向如何,逼他们要承继父母『未竟之志』…危害心理的健全发展。」[3],又解释说,两个人之所以会堕入爱河,「往往是因为我们潜意识认为对方…可以满足我们心底深处的需要、医治过去留下的心理创伤…我们潜意识中要求配偶成为自己从未有过的『完美的好父母』…心理上便退化为婴孩状态…处于婚姻中的两个『大婴孩』…总是期望对方…主动地满足自己的需要…当人达不到自己对婚姻爱情的期望,便常会觉得是对方欠了自己的债」[4]。难怪最近中国教会流行「原生家庭探讨」,一位姊妹说:「原生家庭是个人所出生、成长的家庭,至少包括自己、父母和祖父母三代…除了少数…大部分的人是在不完美的家庭…长成…林牧师就要求我们绘制『家庭结构图』…回顾家庭环境对自己的价值观及人生方向的影响。当我深入了解自己的家庭结构、角色扮演及家人关系之后,就能选择不作『受害人』(Victim),而成为『受伤的医治者』(Wounded Healer)」。[5]

既然沟通技巧被证实不能解决问题,心理学家就告诉我们,我们的问题都是父母伤害的结果。这是一个罪恶的世界,人人都是罪人,大家互相伤害,可是一般人不必等待别人指点,早就看见别人伤害自己,却看不见自己伤人的事实,正如耶稣所讲的,「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太七3)罪人的天性而已。圣经又说:「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三13),所以基督徒不应该追寻谁曾经伤害自己。(请见「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一文)

但是探讨原生家庭,知道谁曾经伤害自己,是不是就能够解决我们的人际问题呢?黄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中表示:「不知伤在何处,如何进行内在医治?」[6]一位推动内在医治(Inner Healing)的人说:「我们也要从记忆著手处理过去的伤痕…可参考心理学的研究,尝试了解一些问题的成因,但心理学只能帮助寻根究底,未能提供正本清源的良方。」[7]

呀!原来还有下文。

 

第三步

你有没有留意到,「内在医治」已经在中国教会展开了?有一篇介绍的文章说:「想像耶稣带领进入一座花果丰盛的园子,在那里接受耶稣的代祷…从在母腹成孕开始,回顾过去人生中的每个阶段,每到一处都尽可能重组现场实况,并察觉耶稣临在的位置。」[8]张医师也有一个例子:「将祷告的内容构成一个"生动"的画面…构成一个"意境",用信心藉著圣灵的带领经历到此意境的"产生""出现"。」[9]例如:「想像自己被对方仇恨的绳子捆绑…这时他祷告,求主释放他…用圣灵的宝剑将他身上仇恨的绳子一条条砍断…求主藉著这样的想像,使案主的内心得医治。」[10]

内在医治不过是新纪元观想(Visualization)技术的另一个面目,[11]唯一的不同是使用观想(冥想中的一种)去想像耶稣临近出现,你以为自己邀请耶稣,可惜应邀的不一定就是那位真的耶稣。圣经说:「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请参阅「内在医治」一文)

John Court是一位基督徒催眠师,他说:「…比较催眠术和内在医治…有一些基督徒作者认为这两个医治方法基本一样,表面上的差别不重要…我主张,内在医治和催眠是相似的,而且是相辅相成的。」[12]于是Court详述两个催眠治疗的个案,案主在催眠术下回溯童年,寻找往日的创伤,邀请耶稣来疗伤,最后结论说:「我认为不需要争论到底内在医治和催眠哪一样比较好,但是现在的过个案显示医治祷告不一定能够处理所有需要解决的地方。」[13]换言之,Court认为内在医治虽然和催眠类同,但是效用不及催眠术。

请千万留意,催眠术是邪术,就是圣经所讲的迷术。圣经说:「你们中间不可有…行邪术的,用迷术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申十八10-12)问题极其严重。(请参阅「催眠术」一文)

你会惊奇于教会中居然有基督徒催眠治疗专家吗?其实一点都不值得奇怪,佛洛伊德就曾经运用催眠术为人治病。[14]二三十年前被邱清泰博士带到港台两地演讲,向中国教会推动心理学的Gary Collins也认许邪术,说:基督徒心理学家从不同的地方学得不同的心理技术,近年教会内有人极力谴责催眠术和观想等,他们的批评也不是没有理由,我们只要小心去用,不必和这些人争论。[15]所以,基督教心理学中有催眠治疗是顺理成章的事。

 

结论

第一步是人的智慧,比不上圣经高明,也不能给人改变的力量,可有可无,骚不著痒处;第二步是违反圣经原则的道理;带来最后一步,就是基督教招牌下的各种邪术。三步曲。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今天教会所面对的问题,原来保罗已经和提摩太讨论过,当时有一些「世俗的虚谈和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提前六20),保罗劝提摩太「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提后二15-16),因为「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提前六21)。

 

 

 



[1]黄维仁,「婚姻的解析与重建」,使者9-10/96p.51-52[2]Ibid.p.52[3]Ibid.9-10/96p.54[4]Ibid.11-12/96p.52-54[5]绿蒂雅,「记使者南加州未婚基督徒营会」,使者1-2/97p.54[6]黄维仁,「基督徒可用心理学吗?」,使者9-10/97p.41[7]陆惠珠,「心灵重整之旅:浅谈『内在医治』」,海外校园,四十二期,2000年八月,p.21[8]Ibid.p.22[9]张惠宽,心灵治疗(台北:天恩出版社,民国83年),p.82-83[10]Ibid. ,p.83-84.[11]张逸萍,新纪元的陷阱Petaluma, CA:中信,2001),p.149[12]John H. Court, “Hypnosis and Inner Healing,” Journal of Christian Healing, Vol 9, No. 2/ Fall 1987, p.29.[13]Ibid., p.35.[14]Dave Breese, Seven Men Who Rule the World from the Grave (Chicago: Moody Press, 1990), p. 130-32.[15]Gary R. Collins, "What is Christian Counseling?" ed., Gary Collins, Case Studies in Christian Counseling (Dallas: Word Publishing, 1991), p. 11-13.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d1yw.html

 

 

 

 

回「基督徒和心理学」页

回主页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