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门无派「拉法基金会」葛琳卡和「血债血偿」

张逸萍

 

 

拉法基金会葛琳卡博士写了一篇「回应张逸萍错误指控拉法基金会的八篇文章」,在拉法的网站上,[1] 还有「2017 总干事的家书」[2]。(下面葛琳卡的语录来自前者;若来自后者,则在注脚指明「家书」。) 

葛博士能认得出拙作中所提的人物——JS&WK,并为他们的事情解释。可见,拙作所讲的是事实,绝无虚构。 

 

跳楼自杀?血债血偿 

葛博士还提供了我所不知道的资料。其中最让我震惊的是 :「今年十一月的时候,拉法 face book 内有位自称 Ivy ma留言( 拉法face book: 23/ 11/ 2016)诬蔑拉法的课程「屈(掘)」组员情绪,而且更讹称自己的妹妹因上完拉法课程而情绪处理不到而跳楼自杀身亡。又说在拉法做义工,会做到有跳楼自杀的想法。……不久继续又以手机WhatsApp发出骇人的信息「要拉法基金会血债血偿」给她认识的朋友、拉法学员及义工, ……」[3] 

什么?有人因为参加拉法的课程而差点跳楼?可能吗? 

维基百科介绍「Primal Therapy」(原始狂叫治疗)时,引述《The Success and Failure of Primal Therapy》一书,作者曾客观地评估这个治疗法,说其中有一个自杀。[4] 

另外有人在网上为这疗法护航,反驳他人的负面评价。因编幅关系,在此只录这一段:「LP说,大部分人不能因它而转好。……更坏的是,他们退步甚或自杀。 (我们承认,狂叫治疗的当事人中,有自杀的。…… [5] 

看情形,拉法的课程引起人强烈的不良情绪反应,甚至自杀,是可能之事。可能暂时还未有人真正跳楼,因此,拉法也未收到「血债血偿」的法律起诉。 

 

非靠心理学吃饭,不能批评? 

葛:「张博士本人从未参与拉法的任何活动」。 

但我拜读了她的大作,看了她很多课程PPT 

最近我写反驳耶和华见证人的书,有他们的信徒谴责我说:「你自己未跟过耶和华见证人学习圣经,怎么可以随便批评?」我实在未跟过他们学习,但只需读他们的出版物,用圣经比对,我可以写很多书籍和文章! 

葛:「张博士并没持有専业心理学学位或心理治疗师的专业资格」。 

我虽然没有心理学学位,但是我留意心理学已经有多年,曾经写过翻译过这方面的书籍,又细心阅读流行心理学书籍和,而且为自己的写作,到大学去选修了一些心理学课程(我不需要学位)。所以我的写作,通常有一大堆脚注。至于关于拉法的文章,我引用的都是专业心理学家对格式塔治疗法、自觉、原始狂叫、空櫈等等的评论。 

顺便一提,没有心理学理论是没有人批评的!除非是根本没有人注意的小派系。拉法同工庞春榆也说:「有没有一种心理学疗法是没有人反对的?没有。」[6] 

我不必刻意去找,只要翻开任何心理学课本。它们在陈述每派的理论之后,都概括其他人的批评。甚至佛洛伊德(Freud)也有人批评!新佛洛伊德派的心理学家就认为佛氏太过忽略后期环境的因素;他们也质疑佛氏对天性的强调;他们认为佛氏对人性的描写太负面,等等。[7]  

说到底,人只需要有普通常理、对圣经有基本认识、有独立思考能力、愿意花时间,也能指出心理学的问题。 

去年加州有娱乐性大麻合法议案,加州居民都可以投票,赞成或反对。没有人会说:你必须是使用大麻者或销售大麻者,否则请你闭嘴。前几年三繁市有娼妓合法化的提议,三繁市居民都可以投票。没有人说,除非你是娼妓或嫖妓的人,否则请你不要影响我们的生意!(结果:前者通过、后者否决。) 

那么,必须靠心理治疗吃饭,才能批判心理治疗理论?没有心理学学位,连引用这些人的语录也不成?只因影响他人饭碗? 

 

天壤之别?伯仲之间? 

葛博士反驳我的话中,她讲得最多的是:「喜欢以个人之联想推敲而把一些类似或相关的用字相比,将二种不同的东西的相似点相拼放在一起,结论这两种东西成为相等。」 

所以她说:拉法没有采用「原始狂叫疗法」、无接受「格式塔疗法」的理论等等,都是我以为「近似」联想出来的。 

1)没有任何心理学家全盘接受某一个学派 

葛:「拉法并无接受「格式塔疗法」的理论」。 

她可能没有看见我的回应:「我在已经清楚表示,我明白,拉法是使用格林伯格(Leslie Greenberg )和 巴里非奥(Sandra Paivio)的「弱的我」和「坏的我」观念。我亦使用注脚指出他们都是受格式塔治疗的影响,所以可说是该格式塔派的支流。根据专家,格式塔治疗效用未有统计上的证据!格林伯格等人的情绪取向治疗(Emotion Focus Therapy)是否能脱颖而出呢? [8]  

葛:「格式塔疗法……广泛被使用的技巧「空凳」就是出自这个流派,但是使用某个流派 的技巧不等于就认同或接受该学派的全部理论,……」 

没有全盘接受,不等没有接受!当葛说:「拉法并无接受「格式塔疗法」的理论」,是错的。 

我相信绝大部分心理治疗员也不会全盘接受某一派,他们通常都是从不同学派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但不等于他们没有受到这些学派的影响,不等于我不能评论这个治疗派!更不等于我所转述的,对这学派的批评的话,不能应用在拉法的课程上。 

2)相近的名字,未必一样,但不是两码事 

葛:「张博士在文中表示 拉法营会所用的「呐喊」和「原始狂叫疗法」是一样的,但事实上根本是两码事」。 

我们都知道,狗也叫做犬。若要分得精细,大者为犬,小者为狗。[9] 狗和犬是两码事?被它咬过便知答案。 

现在让我们看看「呐喊」还有什么翻译。在圣经里,这个词组出现过十多二十次。例:赛222,和合本:「满处呐喊」;吕振中:「充满喧哗」;NIV:「so full of commotion」,同一个原文字,可以有不同的翻译。 

为什么「呐喊」和「尖叫、狂叫」却是两码事?普通常理也可以告诉我们:他们非常接近。汉语辞典解释「呐喊」为「   大声呼喊;   大声叫。」再想「primal scream」的「scream」,Yahoo字典把它翻译为「尖叫、放声大哭」。我们能说「呐喊」不是「尖叫」?所以拉法称为「呐喊」的,也就是「Primal Scream」(中文翻译为狂叫、尖叫治疗),完全合理。 

有拉法学员见证说:「在一次拉法退修营,……那时我……凄厉的哭叫,哭到死去活来!……」[10] 「呐喊」「凄厉哭叫」「尖叫」「放声大哭」「scream」是五码事? 

再想,即使不同的字,意义可能有细微差别,但是其效果会有天壤之别吗? 

3)相近的名字,相近的做法,后果可能只是伯仲之间 

我曾经花了几年时间研究新纪元运动,发现一件无可否认的事情——冥想有很多名字,如气功、静坐、观想、观照、禅坐、瑜伽、催眠术等等;也有很多变化方式,但它们都不约而同,有可能把人带到冥想状态。当然,不是所有实践冥想的人都成功;即使成功,危险也不一定马上来到。[11] 

谁可说:「气功和禅坐,是两码事」?「气功所带进的冥想状态没有危险,禅坐的,才是危险」? 

我从前有一些喜欢讲下流笑话的美国同事。我还记得他们有一个这样的笑话:「I don’t know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adultery and fornication, but they feel the same to me.」。「adultery」和「fornication」中文字典都翻译为「通奸」。如果要考究,「fornication」是用在未婚的人身上,而「adultery」用在已婚者身上。但是,这细微差别会影响二者的后果吗?当然不会,它们都带来人际关系问题和上帝的审判。 

葛:「我们不明白张博士为何论断拉法采取「原始狂叫疗法」?其实拉法从来没有采用过。」 

上边的讨论:「呐喊」「凄厉哭叫」「尖叫」「放声大哭」等,有很大的不同吗?不!基本是不同的字眼,讲同样的事情。珍劳夫的疗法是以尖叫狂叫发泄往日的伤害;拉法也教导人以呐喊方式,吐出自己心里的怨恨。请见拙作「呐喊(原始狂叫)不是拉法(医治)」更详细解释。 

 

何门何派?无门无派? 

葛琳卡博士的论点似乎很聪明:她说自己不是格式塔学派,也不是原始狂叫疗法,那么,我引述一大堆批判这些学派的语录就不能成立了。 

但是,我在上边已经指出:(1)绝大多数心理治疗员不会单依从一个派系,他们通常使用来自不同学派的理论和技术;(2)即使同一个学派里,有不同的支流,即是说:不同专家有自己的变化;(3)这些变化或少许的差异,不见得使不良效果消失;(4)葛博士实在有使用这些学派,只是她死不承认而已。 

现在,我们还要问一个问题:如果葛博士说自己不是这个、不是那个,那么,请问她是何门何派?无门无派?自成一派?自己发明的新派系? 

在上边已经提到:没有一派心理学没有人批评。如果要找佛洛伊德派的问题,任何心理学课本都有。同样的,罗杰斯(Carl Rogers)的、埃利斯(Albert Ellis)的,都有评论者的话。我发现只有那些小到没有人留意的派系,因为不入流,才看不见评论,至少甚难找得到,例如大脑整合听力程式(NEP- Neuro Ear Programming)就是了。 

那么,葛博士所自成的派别,有没有他人进行的科学或统计上的研究,证明它有效呢?请记得,只是一些网站上的“见证人”,不足以为证据。正如我们都见过,有一些另类治疗的药物,在电视上做广告时,只能提供“见证人”的话,但没有严紧的科学研究。 

 

逐点回答葛博士 

1。张博士对资料与反应的理解」、「2。拉法没有采用「原始狂叫疗法」」、「3。拉法并无接受「格式塔疗法」的理论」、「4。以联想法推敲,毫无根据」、「7. 对心理学的理解过于片面」,都在上边回答了。 

5。不要论断 

「你们不要论断人 」(太七1-2),不是说信徒不需要「分别是非」(腓一10),不要「提醒弟兄」(提前四6)。 

因为神的感动,这正是我这二十年来的工作,请见我的见证:「不敢做哑巴狗」。 

6. 心理学与圣经整合狭隘 

葛:「张博士可能对如何整合心理学与圣经未能适切掌握」。 

葛博士适切地掌握了吗?我有点怀疑! 

代表整合主义的Gary Collins,在一本2000年出版的书中表示:今天我们仍然谈论「结合」,但是这个名词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它被用为「吸引学生的花招」,不是「真正的学术成就,或者实际的方法」。[12] 葛博士的知识落伍了。 

最重要的是,整合圣经和心理学,不是在心理学理论上加上经文为点缀装饰。(可能这是她的理解。)说一句老实话:葛博士的圣经引用,我不敢恭维。 

她引用以支持她们营会的「呐喊」所引用的经文,都是断章取义的,在「呐喊(原始狂叫)不是拉法(医治)」中已经讨论过。 

8. 不自觉的论断 

自觉(focusing)是冥想类的技术,其实不是我一个人讲的。一位新纪元研员早讲过:「冥想技术……TM、自我催眠……观想……focusing。」[13] 

如果它是天真无邪,为什么拉法基金会介绍它的课程:「自觉 Focusing ……练习中要注意任何邪灵的干扰……。《Focusing》一书的作者也「承认这是一个神秘的过程」?[14] 此书中文翻译本介绍「减压与自我管理的冥想性的道路……」。[15]   

葛:「自觉练习是帮助人意识和接纳自己内在的矛盾,减少自欺及不自知的状况」,然后她举保罗在罗马书7章中的内心挣扎为例,说明这内心互盾。 

若只是为消除内心,有这么危险吗?保罗有接纳自己的互盾吗?他需要「自觉训练」来帮助他胜过他的内心扎吗?葛博士的经文引用,就是她整合心理学和圣经的例子! 

9. 不自知的防卫 

葛:「张博士说「防卫机制是由骄傲产生的」,其实如鲍大卫所说的遮羞的伎俩,背后就是恐惧面对自己内在的羞愧。」 

「防卫机制是由骄傲产生的」不是我讲的!而且这是一篇翻译。该文的作者是今天有名的圣经辅导员David Powlison,《Seeing With New Eyes》书中的一段。作者的主旨也不是「骄傲」,而是:「这些所谓机制……『戴上面具』;我们不喜欢有自知之明,不愿意在神及人面前诚实,所以我们闪避和编造;我们穿上无花果树叶编的裙子(创三7)。」[16] 这样的错误,叫我担心葛的阅读能力。 

更有趣的是:拉法同工庞春榆说:「我可以摸著良心说,……那些防卫机制不能有效地保护他们的人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是极大的误区。」[17] 葛博士推荐「放下自己的防卫机制……认识自己的感受和接纳真正的自己……[18] 

不靠心理学吃饭的人,却不能有任何意见? 

10. 胡乱推论拉法意识身体反应、呼吸、建立安全地带练习是等同冥想、催眠与气功 

葛:「张博士以她的联想思维方式,将拉法的建立安全地带练习等同冥想。……拉法从来没有如此教导人,头脑空白,进入变异意识状态,练习冥想状态,令人产生支配力。……难道她真的认为拉法的练习与冥想有关?…… 

很多冥想类技术,都不会明文叫人「头脑空白,进入变异意识状态,练习冥想状态,令人产生支配力。」而这句话并不在我的「自觉(Focusing)乃后现代式冥想」文章中。但请大家读此文解释,自觉为什么是冥想的一个技术。 

教导人想象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或经历,在各种冥想技术中,乃家常便饭。 

请看这一段教导人怎样visualize(观想):「……ask them to simply picture their bedroom …… you’ll find that the image of your room comes to you easily. …… trying to conjure up images of your room, ……」[19] 

还给有一段教人Guided meditation的:「This guided meditation allows you to visualize yourself in a cabin in the woods, ……  This place is your safe haven away from the world, your Comfort Zone, ……」[20] 

例子数不尽! 

11. 误论拉法教导体验耶稣练习等于内在医治 

葛:「张博士认为拉法教导体验耶稣练习与内在医治的说法相似,联想二个不同的概念相等。张博士并没有详细去了解体验耶稣练习与内在医治的分别」 

事实上,我不是唯一这么讲的人。葛博士自己也说:「香港有些教会人士误会拉法课程教导的体验耶稣练习是灵恩。……[21] 

如果:「拉法则强调『神的同在』是神已经给我们的应许,如同『救恩』一样,……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接受神的医治。」那么,为什么需要以引用马太福音十三15:「因为这百姓……眼睛闭著,恐怕眼睛看见……我就医治他们。」以支持她的「体验耶稣」(看见耶稣)[22] 葛的圣经引用是离题万丈!这经节指的不是肉身的眼和耳,也不是灵异经历,圣经的意思是,属血气的人,不领会属灵的事! 

在拉法学员见证中,我看见:「更令我出现前所未见的影像--卡通耶稣张开手迎接我。[23] 请问这样的体验(看见)耶稣是什么?幻觉?灵异经历? 

12. 误论拉法教导「安静观察」练习等同「正念」 

葛:「……拉法的练习名称「安静观察」,纯粹是安静观察自己身体状况和呼吸,……」 

PPT投影是「操练安静观察∶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静观减压练习……[24]。「Mindfulness」的翻译就是「正念」,所以说他们引进「正念」,有错吗?是的,「正念」就是佛教冥想的一个现代变化。请见:Mindfulness」(正念)就是佛教冥想」。 

拉法没有明文教导人「重复咒语、头脑停顿」等等,但是很多冥想技术也不会开始时摆明这样的意向,但它是练习深入之后的必然后果。 

13. 误论自觉等同冥想 

有人,包括非基督徒,都表示自觉乃冥想,上边第8点,讨论过了。 

葛:「因为她并不使用简德林的正确的中文书译本,而用她按自己的意思翻译原文,却不在意她的翻译是错误地扭曲作者的原意。」 

我使用该书的原文(英语),就不准确,必须使用她所读过的翻译本才准确?真令人费解! 

她批评我这句翻译:「召唤一个生动影像 要求感觉的影像形成」。原书英语是「conjure a visual imageask for an image of a feeling to form[25],有错吗? 

事实上,这和我所读过的新纪元技术无大分别!不仅冥想,甚至要开发灵异能力的人,也需要练习「…… conjure a visual image with it.  ……[26] 这和《Focusing》一书的教导,是不是大同小异? 

14. 单凭一对夫妇的反应就结论心理剧是有害的 

我绝对不是「单凭一对夫妇的反应」,甚至不是完全根据几个人的话,为基础作评论。我在每一篇文章中,都引用很多专家们的意见。 

葛:「张博士作为S & W夫妇的神学院的老师,不但没有鼓励夫妇与拉法直接表达不满,」 

S & W告诉我,他们曾经直接向拉法表达,而且他们当时的牧师也表达过。 

15. 不正确的圣经理解神的情绪 

葛:「张博士认为情绪只需要被拯救和不断地悔改,不须接纳和医治,就可以了。……21世纪最新情绪研究显示情绪是控制人的思想和行为……」然后她又再引保罗在罗马书7章中的挣扎为例说明。 

保罗在挣扎时,有没有接纳自己的挣扎?有没有使用什么办法来医治?有没有呐喊? 

保罗说:「感谢神,靠著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七25)然后,保罗讲到「体贴圣灵,不体贴肉体」(罗马八5-8),这就是我讲的「被拯救和不断地悔改」。这是一个好证据,说明葛博士的圣经引用十分有问题(这样做,不是结合圣经和心理学)! 

是的,圣经和心理学大有不同。拉法使用的是心理学,但我选择圣经! 

 

其他 

公开电邮的问题 

葛:「从《张逸萍回应庞春榆的爱里没有惧怕》一文中提及「我也向拉法反应了几次」,但拉法基金会从来没有收过张博士任何渠道的直接反映。」 

我是讲及我没有发公开信一事。我在和你藉著湾区一位陆牧师的电邮中向你投诉的,至少两次。 

所以我在此再时申明——我没有发公开电邮。 

法律起诉? 

最后,葛博士恐吓要以法律起诉我。 

真奇怪,在美国,人可以大骂总统,上街游行,虽然这样的抗议和攻击,有可能叫总统被弹劾,却没有听说总统以法律起诉这样的人!也有更多的人攻击各种公司或组织,影响了他们的生意,美国法律仍然容让他们有言论自由。所列举一大堆我曾经评论过的人或书籍的作者,都没有把我拉去坐监。大概真基督徒不会「与弟兄告状,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林前六6 

 

总结 

既然我的动机在于提醒人,所以,我想再请大家留意文首有关自杀的问题。以后若要参加任何心理训练课程,务必先打听所使用的技术,有没有可能引起自杀,免得要起诉他人「血债血偿」,那就麻烦了!

 

 



[1] 「回应张逸萍错误指控拉法基金会的八篇文章」(http://www.raphahk.org/chinese/pdf/article_reply%20intro.pdf )。[2] 2017 总干事的家书」(http://www.raphahk.org/chinese/ceowords.php )。[3] 家书。[4] “ Primal  Therapy,”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imal_therapy). [5] Bruce Wilson, “The Primal Mind: Debunking the Debunker” (http://www.theprimalmind.com/?p=98 ). [6] 庞春榆,「爱爱里没有惧怕」(http://www.raphahk.org/chinese/sharing_volunteer2016.php  [7]张逸萍,「写给在大学修读人格心理学的基督徒」(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college_psych/personality_theory.htm )。[8] 格式塔治疗法(强调自我当下感受)带进新纪元技术」(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psychologists/Gestalt.htm )。[9] http://zd.daheyu.com/8hua/2993-2.html  。[10] 「耶和华果真是拉法」(http://www.raphahk.org/chinese/sharing_pastorho2014.05.php)。[11] 张逸萍,「冥想——倒空头脑,先甜头、后祸害」(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NAM/meditation.htm )。[12] Gary Collins, “An Integration View,” in Psychology & Christianity, eds. Eric Johnson & Stanton Jone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p. 105.  [13] Bob Larson, Straight Answers on the New Age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9), p. 21. [14] 请见:「自觉(Focusing)乃后现代式冥想」(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NAM/focusing.htm )的语录出处。[15]  http://www.bookschina.com.tw/4192244/ [16] 「自我防卫机制——无花果树叶编的裙子」(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psychologists/defense_mechanism.htm )。[17]庞春榆,「爱爱里没有惧怕」(http://www.raphahk.org/chinese/sharing_volunteer2016.php  [18]葛琳卡, 《情绪四重奏》(香港基道出版社,2007年),页92-94[19] Brian Sabin, “Visualization: 5 Steps to Create the Results You Want,” (http://www.sonima.com/fitness/visualization/ ). [20] Cabin Fever: A Meditation on Comfort

http://www.creativity-portal.com/guided-imagery/comfort-cabin-fever.html#.WMhMV4Hyvzd )。[21] 家书。[22] 同上。[23] http://www.raphahk.org/chinese/Student_share_Lei%20Yongjian.php [24] 《整全心灵医治系列课程》,第二讲,PPT,页37[25] Eugene T. Gendlin, Focusing (Bantam Books, 1981) . p. 122. [26] DAYANARA ,  “HOW TO IDENTIFY AND PRACTICE YOUR PSYCHIC ABILITIES,” ( http://www.realwiccanspells.com/identify-practice-psychic-abilities/ ).

 

 

 

下面是我所引用的拉法家书,以证明并无虚构。

rapha-blood

 

 

请浏览有关文章:

格式塔疗法强调自我当下感受带进新纪元技术 

情绪需要被拯救和更新,不是接纳和医治

呐喊原始狂叫、尖叫法)不是拉法(医治 

宣泄治疗(尖叫呐喊、打枕头等)在怒火上加油  

「心理剧」煽动往日仇恨;「空椅」对空气宣泄 

自我防卫机制: 無花果樹葉編的裙子

自觉(Focsuing)乃后现代式冥想

张逸萍应庞春榆的「爱里没有惧怕」

无门无派「拉法基金会」葛琳卡和「血债血偿」

 

 

 

 

回主页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