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塔治療法(強調自我當下感受)帶進新紀元技術

張逸萍

 

 

雖然「人人都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和「自尊、自信、自愛」等流行心理學,因為迎合人性,所以還未消失,但這些畢竟是舊一輩的理論。今天,我們活在存在主義和後現代影響的世代堙A心理學理論當然也不免跟著走。所以比較新的心理學理論非常注重人的情緒,尤其是「當下」(here and now)的感受。香港拉法基金會(Rapha Foundation,下面簡稱「拉法」)的教導很能代表這現象。拉法的治療理念正是存在主義影響下的「格式塔療法」(Gestalt Therapy完形治療法);又因為強調情緒,所以他們也採用了備受爭議的「原始狂叫療法」(Primal Scream Therapy)。〔請見「吶喊(原始狂叫、尖叫療法)不是拉法(醫治) 」的另外討論。〕

 

格式塔治療法

(一)什麼是格式塔療法?

一個心理學網頁簡單地介紹,如下:「它的門徑屬存在主義,叫當事人經歷『當下』,增加他的體驗覺察,讓當事人能自我接納。為此,他們有內在對話的技術,讓當事人鑒別自己內心的衝突。 [1]

現在讓我們再看一本心理學課本比較詳細的解釋:格式塔療法的奠基人是皮爾斯(Frederick Perls)。他認為人的問題在於成長過程中,存著很多矛盾和衝突,於是人格支離破碎,無法整合。治療師就要幫助當事人了解自己,然後才得以整合。

此治療派非常注重「覺察力」,認為它有治療作用。需要覺察的有主觀知覺,例如人的肌肉緊張或者放鬆,或者思維記憶等。所以他們非常重視表達過往所沒有表達出的情緒,尤其是那些創傷或艱難的情境下的情緒。否則,它們會被帶入現實中,妨礙與他人接觸。

但他們認為人會逃避面對表達不愉快事件,但人若要達到心理成熟,必須剝除虛偽、恐懼等。學說指出,人抵抗傷害時,有幾種防衛功能:內化、投射、回射等等。意即人們接受環境所提供的標準和理念,否定自己的一部分,將之派給外在環境,或者說,把自己的屬性歸給別人。

既然治療的目的是為了整合全人,它的治療法包括所謂對話訓練。這不是一般訓練人怎樣和其他人相處和談話,它是訓練一個人的兩極性格(如:好孩子對抗壞孩子等等)的對話。櫈(Empty-chair)也是他們的技術之一。[2] 不防一提,這學派還有「夢境療法」,不知道是否遲早被帶進中國教會?!

 

(二)拉法基金會和格式塔療法

讓我們來看一看拉法的教導:

a)人格支離破碎

雖然拉法沒有正面教導說:人格支離破碎,但是該會的葛琳卡博士採用格林伯格Leslie Greenberg )和 巴里非奧(Sandra Paivio)的「弱的我」和「壞的我」觀念。[3] 然而,這兩位心理學家都受了格式塔療法的影響。[4] 如果人有「弱和壞」,當然也應該有「強和好」,所以可算為此觀念的一個變化方式。

琳卡博士說:「兩種自我觀念:『壞的我』和『弱的我』……要改變深層的自我負面信念……[5] 雖然她沒有使用「整合」一詞,但是這也是嘗試去解決內心衝突,叫「弱和壞」合理地變得「強和好」。

b)覺察

拉法在這方面的教導非常明顯:自覺 Focusing 練習是幫助學員更多意識身體不同徵狀背後所表達的信息,目的是更多的自我的接納,減少內在的矛盾及不一致,並非與肢體對話或/尋求超自然的引領。[6] 「安靜觀察情緒:注意身體內在經歷五官的知覺……記下自己能夠停留於這感受的時間,然後逐步增加……[7] 「安靜觀察情緒:回想一段過去不愉快的經歷……當情緒浮現時,溫柔地停留於這情緒中……不讓自己太快轉移……不去拒抗這感受……[8]   

c)往日創傷和其影響

拉法在這方面的教導也很清楚:「過往的負面的情緒記憶……情緒路線是累積過往不同事件的經歷而組成……以致日後遇到熟悉的事物……情緒從記憶中勾起……[9]「童年時與父母的關係,……影響你對權威的看法……令你恐懼……影響你與神的關係」[10] 「我們自少與父母的關係,以及過往的經歷,會形成我們的自我信念……[11]

d)防衛功能

葛博士說,心理防衛機制有:理智化、移置、理由化、投射、否定。 [12] 「移置:一種情緒移置的作用,把一些負面的情緒,從一個比較有威脅性的人物,轉移到一個比較安全的人身上,……[13]「投射:當一個人不喜歡自己某一種感受或特質的時候,便會把這種感受或特質投射出去對方身上。」[14]

e)內在對話,如「空

拉法的退修會介紹中有:「空櫈 ( Empty Chair) 練習是幫助學員向傷害自己的人表白,往往在真實環境中可能對方已不在世上、不願意或不可以溝通,空櫈是一個安全向對方舒發內心真實感受的途徑,以至幫助自己放下對對方的不滿,可以原諒對方的傷害!……[15]

所以當我說,拉法的治療理念正是存在主義影響下的「格式塔療法」,不是沒有理由的。

 

(三)世俗人士的評論 

在我們從聖經看這學派之先,讓我們看看世俗人士怎麼講。

上邊的心理學課本表示:它和其他治療法一樣,都被治療專家們認為有其優點;但是,專家們亦指出其局限:(1)過於忽視認知的作用,即是說,太強調感覺;(2)缺乏統計上的實證說明其成效;(3)技術被濫用,因為這派的治療容易激動情緒,有可能帶來想不到的傷害。[16] 請留意,專家們同意:效用未有統計上的證據!

《心理學家》網站有如此評論:

·         風險:——嚴重精神病者不適合接受格式塔療法……

·         正常結果:——格式塔療法效用的科學性記錄不多,有證據顯示這類治療可能並非可靠有效。

·         不正常結果:——這樣的著手法是反智力,認為思想、思想模式和信念不重要。……再者,治療員可能有機會使用那些強而有力的技術,去操縱病人。尤其在那些馬拉松式的治療中,疲倦會讓病人變得脆弱。[17]

 

有研究顯示格式塔療法的效用,和其他治療法的效用相差無幾。[18] 另有一篇研究「心理治療的負面結果」的學術性研究報告表示:「格式塔療法所產生的惡化比率,比其他心理治療方式為高。」[19]

非常有趣,拉法所使用的「原始狂叫」的奠基人珍勞夫(Arthur Janov)評論道:「因為著重當前,所以未了結的事情,仍未了結」,所以它是一個「巨型的錯覺」。[20] 心理學派,互相攻擊、互相批評,不是新事。有趣的是,拉法同時使用二者。

說老實話,世俗人士批評格式塔療法的話比較少,可能因為它的明顯的問題不多,也可能因為它算是一個比較新的和少人使用的治療法。但是,從聖經和基督徒角度,卻可不一樣了。

信不信由你,《examiner.com》有一篇社評:皮爾斯受存在主義哲學影響,發明了格式塔治療理論。有一段著名的「格式塔祈禱文」:「我做我的;你做你的。我活在這個世界,不是為了實現你的期望: 你也不是為了實現我的期望而活著。你是你;我是我。我們若相遇,是件美事;若不,也沒法。」此外,皮爾斯認為人有強烈的需要:食、性、生存等等。人每日的目標就是要滿足這些需要。格式塔治療員相信,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帶來治療。這樣才能引起更大的自我整合,或作享樂主義,視乎你怎樣看。因此,格式塔治療易於把人導向非基督徒的自主和相對主義。這一點也和聖經不符,相信耶穌,讓生命慢慢改變才是。[21] (可能評論者是基督徒!)

 

(四)從聖經看 

現在我們來看聖經怎樣講這幾方面:

 

1)自我

格式塔療法屬存在主義的思潮,非常關心自己。雖然關心自己乃罪人的一貫表現,但今天似乎變本加厲,所以有所謂「唯我世代」(Me-generation)。但是聖經的一貫信息卻相反:

「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約十二25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二20

 

2)自我的感覺、情緒等等

基督徒不強調自己的感覺和情緒。有需要的時候,寧可叫自己不方便,甚至忍受痛苦,務必遵守神的話,討主喜悅。

我們看見:「……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二10

所以保羅勸勉提摩太道:「我為這福音受苦難,甚至被捆綁……我為選民凡事忍耐……我們若與基督同死,也必與他同活。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提後二9-12

至於情緒,請見:「情緒需要被拯救和更新,不是接納和醫治」。

 

3)留意當下

基督徒的盼望是在將來,所以今天是為了叫將來能面對主而無愧。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四18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八18

如果今生不比來生重要,休談「當下這刻」!即便非基督徒也會明白,為了某一個目的,與其及時行樂,他們咬緊牙根、努力奮鬥,希望有一天苦盡甘來,得到成功的美果。今天的心理學,居然比不上中國人的傳統智慧!

 

4)人的整合

「弱的我、壞的我」?誰不會時而覺得自己是強的,時而是弱的、好的壞的、甚至富有的和貧窮的?但是這些感覺未必可靠,未必有意義。請見:「情緒需要被拯救和更新,不是接納和醫治討論人的感覺和情緒。

但我們要問,讓「壞的我」和「弱的我」對話,問題就解決了嗎?自言自語,人就整合了嗎?

聖經說:

從壞到好:「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10

 從軟弱到強:「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復活之體:「所種的是軟弱的,復活的是強壯的。」(林前十五43

再留意,解決人的內心矛盾、支離破碎(若這形容詞是準確的)的答案在聖經堙C

 

5)防衛機制

葛博士說:「防衛機制是神賦予人的一種自我保護機能,幫助人去面對……世界,保護脆弱的心靈……[22] 但是《新眼新見》(Seeing with New Eyes)作者,聖經輔導員鮑大衛(David Powlison)博士,指出人類自我防衛機制,其實就是無用的無花果樹葉遮羞的伎倆。請見:「自我防衛機制: 無花果樹葉編的裙子 」。

所以我們看見葛博士繼續說:「防衛機制不止影響我們認識自己,也影響我們與人的關係……同樣影響我們與神的關係」,所以她推薦「放下自己的防衛機制……認識自己的感受和接納真正的自己……[23]

自我接納?視乎哪方面?我生得矮,可以接納;我吃太多,以至肥胖,不能接納。我不夠人聰明,可以接納;我懶惰,不能接納。弟兄姐妹們,讓神幫助你,按照聖經來改變自己,以至你將來能面對神,不是現在自己接納自己!

 

6)自覺、空櫈、舒洩往日的影響

「自覺」請見下面的討論。

櫈」請見「「心理劇」煽動往日仇恨;「空椅」對空氣宣洩 

舒洩往日的影響,請見:「吶喊(原始狂叫、尖叫療法)不是拉法(醫治) 」。

不在此重複。

 

 

引進新紀元技術 

再留意之下,發現格式塔治療法有基督徒需要留意的一面——慢慢和新紀元運動融合:

一個格式塔組織的網站表示:「格式塔一開始就強調現象論(phenomenology明白覺察目前意識的重要性 鼓勵治療員和病人留意這一刻的『無論什麼』。這是格式塔的角石,叫它和佛教心理學與及『正念』(Mindfulness)非常投契。[24]

 

一位天主教徒輔導員說:「今天的格式塔治療,和新紀元運動大有關系…… 1960年,皮爾斯搬到洛杉機的新紀元中心,就是碧沙(Big Sur,加州一個地方)的大蘇爾(Esalen Institute),去開辦工作坊。在這段日子堙A他開始對禪宗感興趣,於是開始在他的治療中加入佛教心靈頓悟(mini-satori 」。[25]

 

難怪我們也看見拉法教導類似的技術:

 

(一)冥想似的技術  

東方宗教和新紀元運動中的冥想,雖然有不同名字,手續也有少許不同,但我們通常可以看見相似的練習:鬆弛和呼吸等準備功夫,集中精神於一個影像等(觀想或觀照,visualize),最後頭腦空白,進入冥想狀態。請見「冥想」和「新紀元運動(二)次要信念」文。

雖然拉法沒有正式鼓勵人進入冥想狀態,但是我們可以於它的教導中看見這些步驟:

 

a)準備功夫

拉法:「舒適地坐下或躺在床上……慢慢用鼻子吸氣……短暫閉氣……放出肺部的空氣,然後放出腹部的空氣……[26] 請看實際怎樣做:「選擇一個舒適的坐姿……閉上眼晴……留意衣服碰到你肩旁的感覺……雙手相接觸或安放在你腿上的感覺……感到你的腳接觸著襪子……[27]

請比較一個催眠網站﹕「做深呼吸30次,自己慢慢計著數……眼睛凝視面前的一個點,直到感覺眼睛視線模糊就可以自行閉眼……回憶自己曾經看到過的一部電影,將過程再看一遍……放鬆自己,從頭到腿,循序而進……想象從房間的不同角度看自己的樣子,要不少于三個角度,看到不少三樣事物,聽到不少三種聲音,感覺不少三種觸覺……重複……[28]

 

b)觀想(觀照)

拉法:「建立安全地帶:回想一個過去很舒適安全的經歷,讓自己再次投入這個情景中,用身體五官去接觸:眼看見所看見的、耳所聽見的、鼻所聞的、手所觸摸的……[29] 「在一個讓你感到舒服的位置,開始注視自己的五官的感應:首先深呼吸……注意周圍的環境,留意身體感官的反應。嘗試去注視停留在一件令你感到舒適或安全的物件……[30]

請比較某氣功師的話﹕「氣功最重要的一環是『意守』,意者指意識、意念或精神,守則指集中或保持住……在心理學上稱之為注意。注意有外部注意與內部注意之分,外部注意是指……意守某些事物如風景、圖像等。內部注意是對本身的想象、感情和體驗的注意……」。[31] 還有印度大師奧修(Osho)說﹕「集中你內在的能量,讓你的思緒飄到離你越來越遠的地方,……你的身體應是放的,你的眼睛應是閉著的……成為在山上的一個觀看者,觀照著經過的一切……觀照的過程就是靜心……[32]

大同小異?是的!

 

(二)內在醫治

然後我發現,拉法也使用「內在醫治」的技術:

拉法:「……可以邀請耶穌這刻進入你的情緒形態來幫助你……當耶穌出現在你旁邊,你可以告訴祂你的需要和感受」[33] 「治療過往的負面情緒記憶,可以……邀請耶穌進入過往回憶的片段……重新經歷……[34]

請比較:「想像耶穌帶領進入一座花果豐盛的園子,在那堭筐耶穌的代禱……[35]  和「禱告……邀請耶穌臨在,尋求聖靈引導進入記憶之中聖靈會揭開一幅當事人曾受傷的圖畫,讓當事人面對當刻的自己以至能宣洩壓抑的情緒……求耶穌介入當事人受傷的歷史看見耶穌同在的愛及對他受傷的回應,便會得著醫治經歷醫治後由埵茈~的更新成為新造的人[36]

拉法的教導,豈非就是內在醫治?內在醫治有什麼問題呢?試想,耶穌是應召而來的嗎?內在醫治不過是披著基督教外衣的觀想。請見:「基督徒不宜接受「內在醫治」

 

(三)正式引進「正念」

最後,我們也看見拉法的退修營正式引進「正念」:「操練安靜觀察: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靜觀減壓練習……此練習能有效地減輕身心疾病,促進健康……幫助我們面對困擾的情緒。」[37]

「正念」的創始人承認,它其實就是佛教的冥想。請見:「Mindfulness(正念)就是佛教冥想)」。在此不詳細討論了。

 

結論

難怪他們的退修營介紹頁也表示:「自覺練習中要注意任何邪靈的干擾,並要儆醒,尋求引證及辨別![38] 若如此,為什麼拉法退修營介紹還要加一句:「以上所採用的技巧都是合附聖經真理,絶對與任何邪靈無關[39]  耐人尋味!

 

Rapha-邪靈.png

 

說到底,格式塔療法,和很多其他心理治療法一樣,是人憑自己的思維努力,想辦法自救,可惜真正的拯救來自神,改變也來自神自己。把世俗心理學帶來教會,不但徒勞無功,而且無論哪個學派,總多多少少遲早落入新紀元的陷阱堙C

 

 






後記

後來拉法基金會總幹事葛琳卡博士在「總幹事的家書 - 澄清坊間對拉法的誤解」(http://www.raphahk.org/chinese/ceowords.php)表示:情緒取向治療(Emotion Focus Therapy) 的創始人 Dr .Leslie Greenberg 目前是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的傑出研究教授,也是約克大學心理治療臨床研究所的主任。……在研究情緒的接受,表達,調節,使意識和情感變換方法有顯著的成績,突破了過去心理學對情緒、行為及認知的互動關係上一些不全面的觀念。…… 

 

回應﹕ 

我在已經清楚表示,我明白,拉法是使用格林伯格(Leslie Greenberg )和 巴里非奧(Sandra Paivio)的「弱的我」和「壞的我」觀念。我亦使用註腳指出他們都是受格式塔治療的影響,所以可說是該格式塔派的支流。根據專家,格式塔治療:效用未有統計上的證據!格林伯格等人的情緒取向治療(Emotion Focus Therapy)是否能脫穎而出呢? 

再者,我看見沒有什麼對格林伯格等人的「情緒取向治療」(Emotion-Focused. Therapy,簡稱EFT)效用的學術性研究,若有,都是創始人和同事自己的研究。 

最重要的是——它是否合聖經呢?

最後,格林伯格有一個視頻,表示 EFT 「超過「宣洩」(Catharsis」(Emotion-Focused Therapy: A Video Demonstration Over Six Sessionshttps://www.apa.org/pubs/videos/4310761.pdf ),暗示它和宣洩類同。另一位心理學家表示,佛洛伊德始創的宣洩觀念,所滋生的現代心理學支流有心理劇、原始狂叫治療、情緒焦點治療法(EFT)等等。(Esta Powell, Catharsis in Psychology and Beyond: A Historic Overviewhttp://primal-page.com/cathar.htm  

------------------------------------------------------------------------ 

 

拉法基金會總幹事葛琳卡博士在「總幹事的家書 - 澄清坊間對拉法的誤解」(http://www.raphahk.org/chinese/ceowords.php)又表示:生命自覺 (Focusing) 是創始於 Gendlin, Eugene T. (詹德琳). …… 他前後十三年擔任美國心理學會心理治療分會發行的〔心理治療:研究與實行〕(Psychotherapy: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雜誌主編。美國心理學會在 2010 年末對他頒發第四次傑出貢獻獎,肯定了 Focusing 在心理學發展的重要性……去意識身體導向性的感應。 ……這稱之為「意感」(felt sense),再藉體己的自我陪伴,讓身心共鳴,改變、轉化就在不知不覺間發生。…… 

 

回應﹕ 

生命自覺(Focusing)是新紀元技術,是冥想的另一個方式。 

簡德林(Gendlin.E.T.)的書《聚焦心理:生命自覺之道》介紹中有:「聚焦之道,現代都市人實現減壓與自我管理的冥想性的道路;……。」(http://www.bookschina.com.tw/4192244/  

在「加惠心理諮商文教基金會」的公益活動「2016年夏季澄心沙龍」表示:澄心Focusing (大陸譯為聚焦,香港譯為生命自覺)係由Eugene Gendlin所發現的一種具身化(embodiment)的身心覺察, ……將澄心技巧與正念、冥想結合,提出六步驟,進行兩人深感(felt sense)與語言之間存在的相互作用, ……」(https://www.npo.org.tw/act_detail.asp?id=12416 

所以我不奇怪,看見拉法退修營介紹頁也表示:「自覺練習中要注意任何邪靈的干擾,並要儆醒,尋求引證及辨別!」但是跟著你加一句「絶對與任何邪靈無關!」(http://www.raphahk.org/chinese/camp-main.php 

弟兄姐妹們,我不管一個心理學家多有名氣,獲得了多少嘉獎,如果他教導的技術是冥想類,我會拒絕,也請大家拒絕,因為有可能惹來邪靈干擾,嚴重之極至!

 


 

澄清﹕

拉法義工龐春榆在「愛裡沒有懼怕」(http://www.raphahk.org/chinese/sharing_volunteer2016.php )說﹕近日多個教會收到張逸萍女士一封名為《香港心理學家的治療手法非常惹人懷疑》的公開電郵,內容有對基督教心理學和拉法基金會事工的極大誤解。

回答﹕

文章是我寫的,志在提醒人,但是我並沒有發公開電郵!可能是拉法的一些不滿意的顧客發的。



[1] Psychology Campus, “Gestalt Therapy,”(http://www.psychologycampus.com/psychology-counseling/gestalt-therapy.html )。[2]許燕主編,《心理諮詢與治療》(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7),頁240-52[3]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香港基道出版社,2007年),第八章及其註釋,頁222[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s_Greenber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motionally_focused_therapy  [5]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頁165[6] 拉法基金會,「整全心靈醫治退修營」介紹(http://www.raphahk.org/chinese/camp-main.php )。[7]葛琳卡,拉法基金《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三講「情緒的經歷」。PPT,頁17[8]同上,頁16[9]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頁182[10]葛琳卡,拉法基金《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一講「情緒的成因與運作、情緒的意識和防衛機制」。PPT,頁53[11]同上,頁58[12]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頁80-90[13]《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一講,PPT,頁30[14]同上,頁33[15] 整全心靈醫治退修營」介紹。[16] 許燕,《心理諮詢與治療》,頁254[17] Psychologist Anywhere Anytime, Gestalt Therapy,”  (http://www.psychologistanywhereanytime.com/treatment_and_therapy_psychologist/psychologist_gestalt_therapy.htm ). [18] Christine Stevens, Jane Stringfellow, Katy Wakelin and Judith Waring, “The UK Gestalt Psychotherapy Core Research Project: The Findings,” British Gestalt Journal, Sept 2014. (http://www.britishgestaltjournal.com/features/2014/10/24/core ) Fachbereich,A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gestalt therapy,” (http://europepmc.org/abstract/med/7941644 ). [19] David C. Mohr, “Negative Outcome in Psychotherapy: A Critical Review,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Vol. 2, Issue 1, March 1995, pp 1-27. [20] Arthur Janov, “Chapter 12: Gestalt Therapy: Being Here Now, Keeping Unfinished Business Unfinished,” (http://www.primaltherapy.com/GrandDelusions/GD12.htm  ). [21]A Christian critique of Gestalt therapy,” (http://www.examiner.com/article/a-christian-critique-of-gestalt-therapy ). [22]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頁90[23]同上,頁92-94[24] Gestalt Therapy Training Center, Northwest, Buddhist Psychology and Contemporary Gestalt Therapy: Bringing Mindfulness to Psychotherapy Practice,”( http://www.gttcnw.org/buddhist.html ). [25] S Brinkmann, “How is Gestalt Therapy Connected to the New Age?” (http://www.womenofgrace.com/blog/?p=9576 ). [26]葛琳卡,拉法基金《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二講「情緒的接納」。PPT,頁34[27]同上,頁42[28] 如何催眠——催眠最好用的幾個方法!(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701/19/1556309_36323672.shtml [29]《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二講,PPT,頁49[30]同上,頁59[31] 張振興﹕《氣功縱橫》,台北﹕林鬱文化,1999年,第12-21頁。[32] 《淨心觀照》(http://www.osho.tw/ebook/book5_10.htm )。[33]葛琳卡,拉法基金會和旺角浸信會合辦《情緒四重奏》,第二講「情緒的種類和找出自我獨的情緒組合模式」,PPT,頁12[34]葛琳卡, 《情緒四重奏》,頁182[35] 陸惠珠,『心靈重整之旅﹕淺談內在醫治』,《海外校園》,四十二期,2000年八月,頁22[36] 麥麗嬋,「『生命更新』的進路﹕內在醫治模式」,《今日華人教會》,2006年二月號,頁19-20[37]《整全心靈醫治系列課程》,第二講,PPT,頁37[38] 整全心靈醫治退修營」介紹。[39] 同上。

 

 

請瀏覽有關文章∶

格式塔療法(強調自我當下感受)帶進新紀元技術 

情緒需要被拯救和更新,不是接納和醫治

吶喊(原始狂叫、尖叫療法)不是拉法(醫治) 

宣洩治療(尖叫吶喊、打枕頭等)在怒火上加油 

「心理劇」煽動往日仇恨;「空椅」對空氣宣洩 

自我防衛機制無花果樹葉編的裙子  

自覺(Focsuing)乃後現代式冥想

張逸萍回應龐春榆的「愛堥S有懼怕」  

無門無派拉法基金會」葛琳卡和「血債血償」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497982167060290?pnref=story

 

 

回「心理學理論」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