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例子看「音樂治療」

張逸萍

 

 

聖經埵酗@個我們都非常熟悉的,有關音樂功效的記載﹕「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有惡魔從耶和華那裡來擾亂他。……伯利恆人耶西的一個兒子善於彈琴,……從神那裡來的惡魔臨到掃羅身上的時候,大衛就拿琴用手而彈,掃羅便舒暢爽快,惡魔離了他。」(撒上十六14-23 

今天的音樂治療者,除了引用大衛的例子之外,他們也表示﹕古代希臘人的音樂非常發達,當時已經開始有音樂治療的初型。最常被他們引用的例子是﹕主前五百多年的希臘人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為音樂作了最基本的分析,如音高和音程;因為他也是一名醫師,據說他曾探索不同的旋律和吟唱怎樣影響情緒。[1] 

 

音樂治療是什麼 

雖然大衛為掃羅彈琴,功效明顯,但是今天的音樂治療有系統多了。那麼,音樂治療的定義是什麼呢? 

根據「美國音樂治療協會」(American Music Therapy Association),音樂治療的定義是﹕「音樂治療是基於臨床證據的音樂介入和使用,由曾經完成被承認的音樂治療課程的認證專業人員進行,在一個治療關係中,達成為個別病人量身訂造的目標。」所以,隨便聽聽音樂,或者一組人到養老院去表演,不能叫音樂治療。[2] 

音樂治療師使用很多不同的辦法,有些根據特定的音樂技術,例如即席創作、音樂和影像法imagery)、振動聲學(vibroacoustic)技術等。他們強調不同的音樂經驗,或使用不同的術語和構架,解釋和評估當事人,根據病人的情況和反應而調整所使用的音樂。於是也發展了很多學派。舉個例,「諾道夫羅賓斯音樂治療法」(Nordoff-Robbins Creative Music Therapy)的兩位奠基人,在鋼琴上即席創作,發現這樣做,對那些身體有障礙而且反應遲鈍的孩子,非常有效,能引出其反應。一旦成功引起互動,治療師會留意當事人的反應,按照著而調整。最終目標是,以音樂增強當事人的認知、肌動、行為、感情的增長。[3] 

 

音樂對人的影響 

有一本音樂治療書籍說﹕音樂可影響人的情緒,如釋放、發泄、平靜怒氣,減輕張力和過動,舒援抑鬱、懼怕、悲傷,減輕厭倦感,增強力量和勇氣。此外,還可以幫助人進入鬆弛狀態,帶來愛和獻身的情緒,幫助人思想清晰,輔助冥想和祈禱。[4]  

另一位音樂治療者說﹕音樂的各方面都能影響人。音色或音質可以刺激興趣和好奇;音量和聲音的能量有直接關系;聲音的長短和寂靜時間,都重要;當然最後是節奏和旋律,是音樂最重要的部分。人按著這些原則,把聲音組織成音樂。於是「我們的認知和感情,就是﹕大腦思想的控制、身體動作的控制、感覺、文化經歷、社會活動、智力活動等等,被帶進音樂堙C……如果我們這樣看音樂,音樂治療,將是一個激進的力量和機會,可以改變人的生活。」。[5] 

一位中國音樂治療師告訴我們﹕從大腦科學角度來講,大腦有不同的部位,掌管人不同的功能。例如額葉(Frontal lobe)﹕肢體運動;顳葉(Temporal lobe)﹕音樂功能;頂葉(Parietal lobe)﹕語言;枕葉(Occipital lobe)﹕視覺等等。音樂的作用,就是藉著刺激顳葉,進而刺激大腦其他部分的發展。[6] 

例如有說,「 研究顯示,如果讓ADHD過動症兒童接受音樂治療,可以……訓練他們的大腦,使能專心和自我控制。……此外,愉快的音樂增加腦中多巴胺(dopamine,神經遞質)的水平。這種神經遞質負責調節注意,工作記憶和動機,這在ADHD兒童的大腦中通常處於低水平。[7] 

無論如當,音樂可以影響情緒,使人忘卻煩惱,從而開闊胸襟,甚至淨化心靈,促進身心健康,陶情治性。這是大部分人都能觀察得到的事實。 

 

音樂治療的應用 

一本厚厚的《音樂治療導論》(Music TherapyAn Introduction)課本表示,音樂治療能幫助智力遲鈍、學習障礙(如ADHD)、聽力障礙、視覺障礙、肢體障礙Orthopedic Impairment,如﹕腦麻痺Cerebral palsy〕)溝通障礙自閉症、兒童和青少年行為障礙或嚴重情緒障礙(如抑鬱)、成人的精神失常,甚至腦部損壞、昏迷中醒來,老人癡呆(Alzheimer,阿爾茨海默病)等等。[8] 

《哈佛健康》(Harvard Health Publications)報導,根據音樂治療師,音樂治療可以﹕減輕手術過程中的焦慮和不適,減少癌症治療的副作用,幫助物理治療和康復,舒緩疼痛,改善癡呆症患者的生活質量素。[9]  

《維基百科》表示,音樂治療可以幫助﹕(1)孩子——早產兒、自閉症、康復;(2)青少年——情緒障礙;(3)身體疾病——病、神經系統疾病、中風、癡呆、健忘症、失語症;(4)精神疾病——精神分裂症、抑鬱症、創傷後應激障礙。[10] 

上邊不是音樂治療應用的清單,但已經讓我們看見,它的應用範圍很廣。 

 

幾個案例 

讓我們來看一些案例﹕ 

Alex是一個患上胎兒酒精綜合症(Fetal Alcohol Syndrome)的嬰兒,不停哭啼,難於照顧,顯然大腦受損,以至精神和身體都異常。除了生理上的治療之外,五個月大時,她接受音樂治療。當她聽到鈴聲,馬上安靜下來,停止哭喊。她繼續對鈴、鼓和其他樂器著迷,隨著有身體活動。今天她已長大成一個正常的人。[11] 

24歲的Tim遇上車禍,腦部損傷,需要腦外科手術。他被送到音樂治療。治療過程中,他能慢慢走路,咕噥咕噥地講話。起初他表現得非常焦慮煩躁。治療師為他彈非常平靜的音樂。這樣的音樂稍微減少了他的焦慮煩躁。當然他還有其他腦部受傷所引起的問題,如幻覺,音樂未能治愈。[12] 

Jon住在老人院。他天天叫嚷,吵著要離開。老人院有一個音樂治療計劃,研究音樂對煩躁的痴呆老人的效用家人讓他接受音樂治療。當治療師開始彈吉他,Jon發抖地說﹕哈理路亞,然後留意治療師,不再叫嚷,反開始哼歌,顯然Jon放鬆了。但是,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情形可以持續多久,治療師甚至不知道他回到自己房間後,能否仍然如此。[13] 

 

效用程度 

如果我們留意一下對音樂治療效用的報告,都非常正面的。當然,我們相信音樂有一定的功用,正如文首掃羅找大衛彈琴的聖經記載一樣,但功用卻是有限的。 

1)只能輔助 
有研究探討音樂治療對化療病人焦慮及憂鬱改善的成效,「研究結果發現……得分〔即焦慮及憂鬱程度〕雖未達顯著差異,但總分均較化學治療前降低,且病人主觀認為音樂治療成效高,大致在七分以上,認為可以幫助抒發情緒,且有放鬆及舒緩憂鬱的療效,而對照組在化學治療後較前測分數高,研究結果顯示音樂治療可以站在輔助治療的角色,減少癌症病人焦慮及憂鬱之情緒。」[14]  
另一個研究音樂治療對抑鬱症的療效,有同樣的結論﹕「個別的音樂治療,結合標準護理治療,對於工作年齡的抑鬱症患者是有效的。[15] 換言之,音樂治療乃正統治療的輔助。 
正是如此,上邊案例中﹕Alex若沒有生理上的治療,恐怕不能有正常的生活。音樂對Tim只產生鎮靜的作用,不能完全醫治他(例﹕幻覺)。 

2)功效消退 

有研究音樂治療對痴呆症病人的效用。結果顯示,在用測量的6週期間,活動障礙,攻擊性和焦慮的分數的總和也顯著減少。其他症狀沒有顯著減少。四個星期後,效果大部分消失。研究員結論說,音樂治療有效。[16]  

另一研究指出同樣情形﹕音樂通常對精神分裂症患者具有吸引力,並且使他們放鬆。 曾有對老年女性患者進行的研究,揭示了他們陰性症狀的顯著改善,個人關係表現出一些改善的跡象。然而,該研究表明改善僅是暫時的,因為患者在隨後訪問時,表現下降。[17] 

上邊的案例中,Jon雖然馬上有良好反應,但甚至治療師也不能知道其效果能持續多久。從掃羅和大衛的例子,我們也能看見,功效只有一段時間。 

3)沒有害處 

曾有學術研究,系統地複審評論很多對音樂治療的研究報告,表示﹕音樂治療改善了以下:精神分裂症和/或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的整體和社會功能,帕金森病的行走復健和相關活動,抑鬱症狀和睡眠質量。……最重要的是,在任何研究中,沒有發生特定的不良作用或有害現象,並且幾乎對所有患者都能接受音樂治療。[18] 這倒是非常中肯的評估。 

 

音樂治療和新紀元運動 

音樂不是百分百健康的。雖然沒有公認和肯定的衡量標準。研究顯示,音樂可能有負面影響,有一些音響和歌詞可能強化不健康的思想和行為,因為它過度刺激神經系統。長期暴露在響亮聲音下,有可能損壞聽覺。[19] 想很多人都能同意。 

但筆者卻更擔心另一方面——音樂治療和那些接近新紀元的心理學派走得非常近。有一些音樂治療已經和超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接近,因為相信音樂使人能超越個人的時間和空間限制,進入無限的意識領域。所以,最近幾十年來,愈來愈多人接受音樂治療超心理學的地位。[20] 

顯然,正统的音樂治療師並不贊成今天新紀元圈子的新紀元音樂及其在醫治上使用[21] 音樂治療所使用的音樂,也大都不是典型的新紀元音樂。但是﹕

音樂治療中有一學派,叫做「音樂心靈導航」(Bonny Method of Guided Imagery and Music,簡稱GIM)。它源自研究怎樣不使用迷幻藥而仍能進入冥想狀態(變異意識形態,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過程中發現音樂有可能讓人進入深度的鬆弛狀態,接觸自己不同層面的意識。在治療時間,當事人鬆弛之後,治療師和他討論音樂所誘出的影像[22] GIM是基於容格派心理學Jungian Psychology)、超心理學案主中心治療Client-centered)理念。[23] 所以,使用它的人,也常實踐冥想。[24] (容格派和超心理學,都是非常新紀元的心理學派。)

心理治療和新紀元運動,界線難分,又一好例證。 

 

再思掃羅和大衛

暫時不提音樂治療和新紀元可能有的交搭,讓我們回到文首掃羅和大衛的故事﹕音樂對掃羅實在有鎮靜的作用,但當大衛停止彈琴,惡魔又來了。聖經繼續告訴我們﹕ 

「掃羅就怒視大衛。次日,從神那裡來的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他就在家中胡言亂語。大衛照常彈琴,掃羅手裡拿著槍。掃羅把槍一掄,心裡說,我要將大衛刺透,釘在牆上。大衛躲避他兩次。……掃羅的槍刺入牆內,當夜大衛逃走躲避了。(撒上十八9-十九10 

真正的問題沒有解決! 

假若掃羅悔改,承認自己的罪,我相信他不但不再需要大衛為他服務,也許他會在大衛彈琴時,隨著樂聲,唱歌跳舞,贊美上帝! 

 

結論 

從掃羅和大衛的例子,還有上邊三個案例,和研究者的報導而觀,無人能否認,音樂治療本身有益,而且無害(除非是新紀元,並結合冥想)。雖然如此,它對整個治療而言,不竟只是能作為輔助,而且它所帶來的效用遲早消退。所以,它不是萬靈丹,沒有起死回生的功能。若真有生理毛病,需要醫藥;靈性問題,回到上帝面前去。

 

 



[1] Leslie Bunt & Brynjulf Stige, Music Therapy: An Art Beyond Words, 2nd ed,  (NY: Routledge , 2014), p. 13. [2] American Music Therapy Association, “Definition and Quotes about Music Therapy,” (http://www.musictherapy.org/about/quotes/ ). [3] Jacqueline Schmidt Peters, Music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2nd Edition  (Springfield, IL: Charles C Thomas Publisher Ltd, 2000), p. 387-88. [4] Hal A. Lingerman, The Healing Energies of Music (Wheaton, IL: Quest Books, 1995), p. 22-39.   [5] Bunt & Stige, Music Therapy, chapter 3. [6] 《介紹音樂治療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MxtDYwSgzE )。[7] Music Therapy for ADHD,” (https://www.epainassist.com/alternative-therapy/music-therapy-for-adhd ). [8]  Peters, Music Therapy. [9] Harvard Health Publications, “How music can help you heal,” (http://www.health.harvard.edu/mind-and-mood/how-music-can-help-you-heal). [10] “Music Therapy,”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sic_therapy#In_child_rehabilitation ). [11] Bunt & Stige, Music Therapy, p. 83-85. [12] Ibid., p. 137-38. [13] Ibid., p. 154-57. [14] 謝麗鳳、 劉淑珍、林惠蘭、陳美碧,探討音樂治療對首次化學治療病人焦慮及憂鬱之改善成效, 《榮總護理 252 (2008 / 06 / 01) P137 – 145,(http://www.airitilibrary.com/Publication/alDetailedMesh?docid=02584727-200806-25-2-137-145-a )。 [15] Jaakko Erkkilä, Marko Punkanen, Jörg Fachner, Esa Ala-Ruona, Inga Pöntiö, Mari Tervaniemi, Mauno Vanhala, Christian Gold, “Individual music therapy for depression: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DOI:  [16] H. B. Svansdottir and J. Snaedal, “Music therapy in moderate and severe dementia of Alzheimer's type: a case–control study,”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s,Volume 18Issue 4,December 2006, pp. 613-621.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international-psychogeriatrics/article/div-classtitlemusic-therapy-in-moderate-and-severe-dementia-of-alzheimerandaposs-type-a-casecontrol-studydiv/D51CCDFF17656F27C927D1BA322BA74C ). [17] Quote byDawn Kent, “The Effect of Music on the Human Body and Mind,” (Senior Thesis submitted in partial fulfillment of the requirements for graduation in the Honors Program Liberty University Spring 2006, ) [18] Hiroharu Kamioka, Kiichiro Tsutani, Minoru Yamada, Hyuntae Park, Hiroyasu Okuizumi, Koki Tsuruoka, Takuya Honda, Shinpei Okada, Sang-Jun Park, Jun Kitayuguchi, Takafumi Abe, Shuichi Handa, Takuya Oshio, andYoshiteru Mutoh, “Effectiveness of music therapy: a summary of systematic reviews based on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of music interventions,” Patient Prefer Adherence, 2014; 8: 727–75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036702/ ). [19] Peters, Music Therapy, p. 382. [20] Bunt & Stige, Music Therapy, p. 45-47. [21] Peters, Music Therapy, p. 382-83. [22] Ibid., p. 390-91. [23] Creative Solution, “The Bonny Method of Guided Imagery and Music (GIM) Professional Training Program,” (http://erinjohnsonlpc.com/bonny-method-of-guided-imagery-and-music ). [24] 例﹕Hal A Lingerman, Life Streams: Journeys into Meditation and Music. Wheaton, IL.: Theosophical Publishing House, 1988.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599054733619699

 

 

 

 

 

回「心理學理論」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